在场的宾客看见那么辣眼睛的画面,都发出阵阵唏嘘,同时,也对莫希月指指点点。

  莫希月的脸色瞬间变得和婚纱一样白,猩红的眼眶愈显憔悴。

  她上前一步,抓住顾安爵的胳膊,着急解释:“不是,那不是我!安爵,你相信我,真的不是!”

  顾安爵冷哼了声,将莫希月的手臂挥开,看着她的视线陌生又冰冷,轻启薄唇,很慢很慢地低道:“你,不值得我信任。”

  短短几个字,就已经判了莫希月死刑。

  莫希月踉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荧幕上的视频停留在那个女人侧脸的特写上,和她有明确的对照。

  “真的不是我!”莫希月慌得很无助。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没有一个是信任她的。

  而她最想得到的信任,是顾安爵的。

  但她很有预感的知道——自己不过是在痴心妄想。

  “姐姐。”莫盛芸向莫希月步步紧逼,以着只有她们能听见的声音继续说:“实话告诉你吧!我和安爵早就在一起了!他是腿不能动,又不是丧失那方面的障碍,而你还天真的说什么新婚之夜再发生关系!他夜夜给了我狂野得叫人无法消受又享受得很的滋味,死心吧,就算你不出轨,他也不会真的娶你!”

  “你们……”莫希月的身子瞬间变僵硬,“你们俩早就?”

  莫盛芸笑笑,然后,就走到顾安爵身边,挽着他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上。

  “老公。”莫盛芸柔声,“在你受伤的时候,我没能陪在你身边,我很抱歉,但你一定会体谅吧!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顾安爵拥紧了莫盛芸,“我能体谅。”语调里,是浓得化不开的宠溺。

  听着他的话,莫盛芸笑得灿烂,骄傲与得意一点儿都不掩藏。

  顾安爵的视线这才落向莫希月,好看的黑眸里没有一丝温情,“莫希月,真爱这种事没办法隐瞒和压抑。我原本对你还有些愧疚,但现在,我们两清了!三秒内,你滚出我的婚礼!”

  一字一句,都像是尖刀一般往莫希月的心上插。

  她站都站不稳,浑身抖如筛糠,耳边是宾客们的嘲笑和轰赶。

  痛。

  窒息的痛让她几近昏厥。

  看看观众席,再看看莫盛芸,莫希月的视线最后落在顾安爵身上。

  “我本来以为,我为你做过那么多,可以换得你哪怕一丝的信任。”莫希月惨然一笑,从头到脚都透着绝望,“不过,就算你背叛我、不相信我,我也希望直到你死的那天,也不要后悔今天所做的决定!”

  话音落下,她就转身离开。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却死活强撑着不让它落下。

  可每走一步,她都像走在刀尖上那么痛苦,那颗心像是玻璃一般重重跌落,摔得稀碎……

  夜十点,莫希月一个人在酒吧极尽疯狂。

  眼泪混进酒里,她的本意是想将顾安爵忘记,可脑海中他的模样却越来越清晰。

  不争气!

  为什么还要想那个男人!

  此时此刻,他肯定在莫盛芸身上忙得不亦乐乎吧!

  莫希月发出唏嘘的笑声,连续三杯酒下肚,视线在人群中巡视一圈,她醉了,也疯了。

  婚礼上,莫盛芸不是诬陷她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了吗?

  那今夜,她就来将诬陷变为现实!

  酒吧大厅最角落的小隔间里,有个男人坐在那儿,白开水一杯接一杯的喝。

  他侧着脸,看不清楚长相,灯光也没有照过去,在这么人声鼎沸的地方,他显得格格不入。

  而莫希月,努力的想要融入,却怎么也融入不进去。

  再喝下一大口酒,她踉跄着脚步走过去,越凑近男人,越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冷意。

  但她还是着了魔似的来到他身边。

  俯下身子,她凑在他的脸前,露出一抹灿烂的笑,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任凭她眼睛睁得再大,在黑漆漆的环境里,她看见的也是迷蒙一片。

  不过,他长什么样对她来说,其实不重要。

  “睡了我吧!”莫希月说话时,一滴眼泪从眼眶夺出,顺着脸颊悄无声息的滑落,“再痴情的陪伴也敌不过他那一声‘真爱’。他不爱我,我把自己,给你!”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