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家。

  言安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后背僵直,双手放在身前,手指不停的绞着,泄露了她的不安。

  她从酒店出来以后,就赶来慕家,见她所谓的未婚夫了。尽管昨晚之后,她浑身酸痛,言安希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这门婚事早就定下了的,原因很简单,慕家二少爷慕天烨,在那么多千金小姐名门闺秀中,独独看中了没有身世没有背景的她。

  而她,也需要这个身份,需要钱。

  言安希也不明白这天大的狗屎运怎么就砸在了她的头上,但她没有拒绝的权利,她也不想拒绝。对她来说,和谁结婚,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她和慕天烨也就见过一面,来往不多。

  一辆玛莎拉蒂跑车缓缓的停在花园喷泉边,佣人恭敬的打开车门,迎接男人下车:“慕先生。”

  慕迟曜目不斜视的下了车,看着慕家一片风平浪静的和谐气氛,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

  言安希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往她这边走来。她以为是慕天烨终于来了,连忙站起来回过身去,巧笑嫣然的说道:“慕先生……”

  结果在看见走过来的人是谁的时候,言安希清脆悦耳的声音,戛然而止。

  是他?居然是他?怎么会是酒店里的那个男人?

  穿上西装,系好领带的他,气势逼人,浑身上下有着不可忽视的贵族气质,眉目俊朗,轮廓如刀削斧砍一般,眼眸深邃,正淡然的望着她。

  言安希一下子就慌了:“怎么是你?你……你是不是跟踪我?一百零二块虽然少了点,但是你要不满意的话,你早点跟我说,你没必要一路跟到这里来吧?”

  慕迟曜声音清扬,带着一丝玩味:“你说说,哪个夜总会的牛郎,只要一百零二块?”

  “你……”

  “而且,昨天晚上,我们做了五次。最后要不是你晕了过去,你还会缠着我不放……”

  言安希的脸颊瞬间就红了,娇艳欲滴,粉嫩得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去采摘:“你不要说了。”

  慕迟曜喉间一紧,忽然就想起了她在他身下妩媚承欢的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慕家的管家走了过来,微微弯下腰去,无比尊敬的说道:“大少爷。”

  然后管家才转向她,点了点头:“言小姐。”

  言安希愣住了:“管家,你在说什么?刚刚你叫他……大少爷?”

  “是的,言小姐。我忘记介绍了,这是大少爷,以后,他也会是您的大哥。”

  慕迟曜长身玉立的站在原地,饶有兴趣的看着言安希的脸又红变白,又由白变红。

  最后言安希一咬下唇,却是十分乖巧动人的叫了一声:“大哥。”

  这一声大哥,直叫到慕迟曜心尖上去了,像一片羽毛似的,拂得他心里痒痒的。

  慕迟曜挥了挥手,管家恭敬的点头应下,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言安希十分不自在的站在那里,眼角余光看到管家走了出去,然后又偷偷的瞥了慕迟曜一眼。

  这一瞥,她发现慕迟曜一直都在看着她,于是两个人顿时四目相对。

  言安希又赶紧收回目光,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男人会是慕迟曜。慕迟曜三个字,是让慕城所有人胆寒又震耳欲聋的名字。

  他手控慕城所有的经济命脉,掌握着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只手遮天,站在所有人的头顶,生来就是让人仰望,高不可攀的。而且,他长得俊美无伦,身形挺拔,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但性格却十分的捉摸不透。

  慕迟曜慢慢的迈着步子,走到她面前,声音低沉:“抬起头来。”

  言安希没动。

  “刚刚不是伶牙俐齿得很吗?来,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昨天晚上的事情。”

  “大哥,”言安希一时间乖巧得像只小猫咪一样,声音软软的,带了一点哀求,“我们可不可以,忘掉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慕迟曜唇角一勾,回答得却是十分干净利落:“不可以。”

  言安希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为什么?”

  “睡了我还付了钱的女人,我可不能就这么放走了。”

  “那就是说,你要揪住这件事不放了?”言安希一边说着,一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希望能换来他一点点的心软。

  “看我心情。”

  言安希的表情绷了绷,最后实在是绷不住了:“慕迟曜!你知不知道这样很过分!”

  慕迟曜一点也不诧异她的炸毛,她假装乖巧的模样,他还有点看不顺眼,总想着把她的伪装给卸下来。

  毕竟昨天晚上,她可是热情得很,像一只小野猫似的。

  “你知道我的名字?”他说着,又走过去一步,贴近了她,“那,再叫一次听听?”

  “我……我当然知道了。你是天烨的哥哥,慕家的主人,慕氏集团的执行总裁。这么赫赫有名的人物,我想不知道都难。”

  “那昨晚还把我当做牛郎?”

  言安希撇撇嘴:“因为我喝醉了啊……”

  慕迟曜眉尾一挑,看来,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她昨晚是被人下药了?

  他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然后淡淡的笑了笑,心中已经大概明白了几分。

  “但是我用过的,不管是物品还是女人,都不喜欢别人再碰。”

  慕迟曜这句话一说出来,言安希的脸顿时白了几分,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他。

  这下……要怎么办才好?

  对慕迟曜来说,这可能真的只是一个习惯而已,也可能只是顺便逗逗她而已。可是对于言安希来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如果被第三个人知道,那她就完了。

  这样一来,慕天烨不可能会娶她了!而慕迟曜,这个慕城最为尊贵的男人,更加不可能会娶她!

  言安希怎么也想不到,昨天晚上的男人,竟然会是慕迟曜啊……

  不然就算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碰他一下,更加别说把他给睡了。

  言安希想了想,决定和他好好谈谈,于是轻声喊道:“大哥……”

  谁知道慕迟曜听到后,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声音沉沉,低哑却十分的好听:“叫我名字。”

  “这怎么行,你是天烨的哥哥,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叫你大哥,而不是直接喊你名字,太不礼貌了。”

  言安希忽然觉得下巴一疼,慕迟曜已经伸手捏住了她,指尖在她脸颊上摩挲:“你是想时时刻刻提醒我,你是我弟弟的未婚妻?”

  “我本来就是你弟弟的未婚妻。”

  他的力道忽然加大,手指捏得越来越紧,言安希忍住下巴的疼痛,勉强和他对视。

  不得不说慕迟曜的气场,太过强大了,她根本不是对手。

  “是我弟弟的未婚妻又怎样?”慕迟曜把她逼到墙角,大手却揽着她纤细的腰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你是第一次。”

  昨晚昨晚,又是昨晚!

  言安希现在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喝酒误事了!

  “慕天烨他的确是没有碰过我,但是谁说女人的第一次,一定会见红?只要我咬死不承认……”

  慕迟曜打断她的话:“你确定?如果我当着他的面,要了你的身子呢?”

  言安希死死的咬着下唇:“你……变态!”

  慕迟曜松开她的下巴,修长的指尖顺着她的嘴角,开始慢慢往下滑。

  言安希僵直了身体,一动也不敢动,只能再紧咬着下唇,往墙角缩去。

  慕迟曜已经贴了上来,在她耳边呵出热气:“不要这么紧张,这么漂亮的红唇,咬出印子就不讨人喜欢了。”

  言安希忽然就想起慕城里,对眼前这个男人的传闻。

  冷漠,孤傲,不苟言笑,有着至高无上的身份,也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怪脾气。

  可是她怎么也看不出,眼前这个总是对她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的男人,就是传闻中的慕迟曜。

  这根本对不上号啊。

  那他肯定是存心在逗她玩了。

  可是言安希玩不起啊,如果没有嫁给慕天烨,她没有了这个身份,她就没有了钱。

  她需要钱,为了钱,她可以牺牲自己的婚姻。

  慕迟曜的手已经从她衣领里伸进去了,他的指腹有一层薄薄的茧子,言安希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每一个动作。

  她几乎要哭出来了。

  慕迟曜看见她这个模样,忽然冷哼了一声,一把推开了她,从她身上抽身离开,毫不掩饰他的不悦和嫌弃。

  言安希一只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领,把眼泪硬生生的给收了回去。

  她慢慢的抬起眼睛,忽然一怔,目光越过慕迟曜的肩膀,愣愣的看向客厅门口。

  慕天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就站在客厅入口,双手抱臂,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close

解锁本章:0金币/金豆

余额: 0金币 + 0金豆

  • 新人专享
    28
    2800金币 再多送 1000金豆
  • 优惠
    50
    5000金币 再多送 4000金豆
  • 100
    10000金币 再多送 9000金豆
  • 200
    20000金币 再多送 20000金豆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青少年请在家长陪同下充值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close

解锁本章: 0金币/金豆

余额:0金币 + 0金豆

自动订阅下一章 以后不再提示我,自动订阅下一章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青少年请在家长陪同下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