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放了?

  齐颂以为自己听错了,“三哥,这小子刚刚那张狂劲儿你是没看到,就这么放了,不是太便宜他了吗?”

  霍燿廷魅色的重瞳随着烟雾微微一眯,斜勾而起的唇角,将他那张360度无死角的脸部轮廓衬得倾国倾城。

  便连整天跟他呆在一起的齐颂都不由看呆了眼。

  心想这就是所谓的男色魅力吧?

  抖了抖身子。

  回过神来的齐颂仍旧纠结于他说放了金獒这事,极力劝道,“三哥,金獒是燕北辰手下的人,他敢来皇图闹,多半是燕北辰指使的,不然,给金獒这只小癞皮狗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踏进我们皇图半步,更别说直接跟你叫板。这回要是轻易就放了金獒,他燕北辰还以为我们真怕他了,指不定日后就得寸进尺了!”

  “行了!”霍燿廷修长的指尖优雅的弹了弹烟灰,斜睨着齐颂道,“让你放你就放,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虽然只斜了他一眼,可那一眼的威慑力却是无穷且强大的。

  齐颂生生打了个寒颤,要说的话乖乖咽回了喉咙,默默吩咐将人给放了。

  看着金獒离开皇图,齐颂心里那个憋屈啊!

  闷在霍燿廷身边,一句不说!

  霍燿廷慵懒的倚在沙发上,也不管他!

  斜挑而起的唇角,意味着他现在的心情不赖,或者是……很不赖!

  齐颂又有些纳闷了,凑到他边上,好奇的问,“三哥,你是不是中了那个5。26亿的彩票头奖?”

  “……”霍燿廷难得的对齐颂春风一笑,“你觉得你三哥缺那点钱?”

  “不缺,必须不缺!”齐颂躲到沙发另一头,“三哥,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笑起来很……奸诈!”

  霍燿廷脸一沉,齐颂立马识相的闭了嘴!

  “今晚皇图喜大普奔,免费营业!”霍燿廷走之前,留下这么一句让爱钱如命的齐颂痛心疾首的命令!

  皇图一夜的营业额,没有上千万,也有好几百万啊。

  三哥,你真土豪!

  叶夕捧着万分复杂的心情走回宿舍,打开宿舍的房门,除了好友古栗投给她一眼以外,其他两名舍友顾芯宁和秦素素都在专注的制定求职简历。

  叹了口气,叶夕慢吞吞走进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双手支着下巴发呆!

  古栗看了她好几眼,她都一动不动的,跟块冰雕似的。

  狐疑的眨了眨眼,古栗搬着自己的椅子挪到她身边,“小夕,你怎么了?不开心?”

  叶夕偏着头看她,她关心的目光让她心头微暖,张了张嘴儿想说什么,最后却只是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刚出去回来有点累!”

  “真的?”古栗盯着她的眼睛问。

  叶夕郑重的点头,呵呵笑了声推她,“你快去忙你的吧,我躺一会儿去。”

  “好吧!”古栗耸肩。

  叶夕看着她拖着凳子离开,心里生出丝丝愧疚。

  接受她纯碎的关心,她却做不到坦诚相待,心里很难受!

  可是,她做不到开口跟她说,她已经结婚了的事实,即便她是她最好的朋友!

  晚上七点半,中文系大楼一间宽敞的教室内,叶夕和古栗坐在最后靠门的位置,决定如果交流会太无聊,就偷偷溜走!

  “小夕,你看那个学长?还认识吗?”古栗笑得一脸精怪,抬起尖细的下巴指了指捏着稿子准备上去“演讲”的某届学长。

  叶夕睁大眼,循着她下巴所指的方向看去,一愣。

  那个人……不就是她四年前入学时帮她拎行李箱的学长,刘北。

  汗了下,点头,“没齿难忘!”

  “噗……”古栗捂着肚子笑趴在桌上,边笑边道,“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拿着写好的情书把你拦在教室门外不让你走,当着那么多学弟学妹的面儿,高亢的朗读他对你的一片炽热之心。最后你拒绝他,他非要缠着你说个拒绝他的理由,还记得你说的是什么吗?”

  “不喜欢他的性别!”叶夕嘴角抽了抽,冷静答!

  “哈哈哈……”古栗捂着嘴儿都阻挡不住她辽阔的笑声。

  引得前排众人齐齐往后看来,包括刘北!

  刘北在看到叶夕那一刻,眼睛明显亮了亮,就要跨步朝她走来,不料却被喊住,轮到他上台“演讲”去了。

  叶夕简直没脸见人了,垂下头,用胳膊肘撞了撞笑得无法自抑的古栗。

  古栗也觉得自己忒不给各位学姐学长面子了,狠狠掐了掐自己,才止住笑意。

  却仍旧在叶夕耳边促狭道,“你这个理由可真是绝了,不仅拒绝了他,还把围在你身边的所有桃花都给掐断了!”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