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夕吓得朝车窗缩了过去,大气不敢出。

  他的手从她腰间环过,颠倒众生的俊颜覆在她脸上,近得只要微微动一动,便能贴上去。

  而就在她以为他要吻下来的那一瞬。

  啪嗒一声,安全带在他手中打开。

  随之离开的,还有他身上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叶夕大半个身子靠在车窗上,萌萌的眨动双眼,好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霍燿廷看着她萌呆的摸样,喉结微微耸动了下,嗓音也蓦地哑了分,“再不下车,我可就不放你走了……”

  话音刚落,某个前一秒还处于呆愣状态的小女人,已经飞快下车,头也不回的朝学校大门口走了去。

  看着某人迫不及待离开的背影,还是让霍燿廷微微黑了黑脸。

  摸了摸被他放在西装内层口袋里的东西。

  原本郁结的心情便瞬间开朗了分。

  反正有这个在,他们……来日方长!

  目送叶夕走进校园,霍燿廷便准备驱车离开,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

  霍燿廷高大的身子微微靠在椅背上,如一只慵懒的野豹子眯紧了双眸,慢悠悠接起了电话。

  “三哥,燕北辰手下的人又到皇图闹事来了,嚷嚷着要见你,说要是你不出现,就是不敢,还说你是……”

  “是什么?”霍燿廷声线幽冷,好似从地底下传出来的般。

  听得电话那端齐颂生生打了寒颤,压低声音道,“孬种!”

  霍燿廷刚毅的五官顿时铎上了一层寒厉的薄冰,漆黑的双瞳写满了肃杀,薄唇生冷吐出两个字,“找死!”

  “……”齐颂抽了一口气,正要请示他接下来该怎么做。

  便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咚咚咚敲窗的声音。

  接着,电话便被挂断了!

  霍燿廷看着去而复返轻轻敲到他车窗的小女人,眉间的戾气微微藏了起来,将车窗放下,眉梢轻挑,“怎么?想和我回家?”

  “……”叶夕汗,红着脸将手机拿了出来,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楚楚的盯着他,软软道,“你的手机号是多少?”

  她刚刚只顾着跑,跑了一阵才突然想起,她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以后要是想找他,还不知道往哪儿找呢。

  于是便折了回来,好在人还没走!

  霍燿廷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目光灼灼盯着她,“还以为你改变主意要跟我一起……”

  “……”叶夕脸皮太薄了。

  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儿,瞪着两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霍燿廷在心里叹了声,拿过她的手机,飞快将自己的号码存了进去,备注名“老公”。

  而后将手机递还给了叶夕。

  叶夕满脸通红的看了眼手机里的备注,而后拨了出去,听到他的电话响了,才满意的挂了。

  霍燿廷抿唇,“担心我给你的号码是假的?”

  叶夕一愣,摇头,认真解释,“不是,我是怕你想找我,没有联系方式不方便。”

  霍燿廷心头微动,整个脸部线条也柔和了分,轻声道,“放心,我想找你,你无论在什么地方,我都能把你找出来!”

  他这句话,在不久后的将来,得到了反复的验证。

  而叶夕在那时,才深刻的认识到自己不小心招惹的男人,还有一层更为危险和令人恐惧的身份。

  那一刻,她慌得只想离开他,离得远远的。

  可每次,无一例外都被他找到,然后狠狠的惩罚……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可这时的叶夕听到他说这话时,只觉得心里划过了一抹奇怪的感觉,她没有深究,红着耳根儿说了声“我走了”,便小跑着往学校而去。

  而在她窈窕的身影再次消失在眼前时,霍燿廷脸上的温润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冰寒。

  车子亦随之如利剑一般,疾驰而去!

  皇图夜总会。

  虽然才下午,此刻却已经人声鼎沸,人满为患。

  而这时,一阵歇斯底里的痛叫声十分不和谐的从厅内某个隐于阴暗的沙发角落传来。

  “啊……齐颂你个狗娘养的,有种你他妈就弄死你爷爷我啊!”金獒红着脸,肥大的身躯被两名健壮的男人摁住,动弹不得!

  而他的身后,还一字跪开了一排他带着来闹事的男人。

  齐颂冷冷一笑,觑了眼微微停下舞动朝这厢看来的众人,道,“把他的袜子脱了,塞他嘴里,看他还怎么吠!”

  “……齐颂,你他娘给爷爷等着,今儿你要是弄不死爷爷,爷爷弄死你全家!”金獒咬着牙,颇为狠辣的威胁!

  齐颂眼眸一厉,却满不在意的笑了笑,悠悠坐在了沙发上,用脚踢了踢他的下巴,不屑道,“就凭你这只癞皮狗?”

  “他妈的……唔唔……”金獒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无情的塞住了嘴,瞪圆了眼凶狠的盯着齐颂!

  齐颂懒得理他,慢悠悠掏出一根烟点上,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心里却在琢磨着,他这三哥啥时候到啊,他有点迫不及待想宰了金獒这王八蛋了!

  “齐哥,老大来了!”

  “来了?”齐哥整个兴奋的从沙发上弹跳了起来,往入口看去。

  果见他们家三哥姿朝这边走来,路过之地,众人无不为他强大的气场所震慑,主动让开了道!

  齐颂忙掐断烟,眯着眼,从沙发上一跃,笑眯眯的朝霍燿廷迎了上去。

  而被摁在桌上的金獒,早已在霍燿廷出现那一刻,面如死灰!

  “三哥,你可算是来了。人我已经给绑了,接下来该怎么做?”齐颂眸内掠过几分嗜血,跃跃欲试的盯着金獒。

  霍燿廷眯了眼金獒,掏出一根烟掉在唇间。

  齐颂立马拿出火机给他点上。

  霍燿廷吸了口烟,夹着烟的两根漂亮手指指了指金獒,“放了!”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