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将军府。

  房外一片安静,婚房里,云似身着凤冠霞帔,坐在喜床上。

  盖头之下,她的唇瓣紧咬,肤若凝脂的脸蛋上染着一抹苦色。

  再等片刻,她的陌生夫君便会出现。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居然会落魄到这种地步——

  为了一百两白银,她会将自己卖给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男人!

  她恶心这样的自己。

  可是,她又没有办法逃避,只能硬着头皮强撑。

  因为这一百两白银,可以让她娘亲的病情好转。

  “哐——”

  突然,大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云似心间一紧。

  是她那位大她三十岁的夫君么?

  从银两给出到签订卖身契,都是管家在操办,她对他的了解,只有听闻:传言他是手段狠厉,性格冷血又变态的新任将军,刚从边关回来!

  死在他手中的胡族女人都不下百位,更别说是人。

  云似察觉到眼前的黑影越来越重,双手不安的绞放在一起。

  下一秒,她的红盖头被大力扯了下来。

  也连同拽动着头上的凤冠,云似被吓了一跳,惊慌抬头。

  然而,她在看清楚对面男人那冷如冰霜,肃冷绝杀的脸时,血涌冲头,犹如惊雷炸开——

  “顾衍,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云似的这句话,顾衍一声嗤笑,声音阴冷嗜血,“今夜是我娶妻的良辰吉日,你说我为何会在这里?”

  娶妻?!

  云似心里面轰的一下,犹如当头棒喝,头嗡嗡地响开,整个人更是难以置信,呆愣地看着他。

  顾衍是她的夫君,是买她的人?

  “顾衍,你听我与你解释……”

  云似死死地咬住下唇,看到他脸上的戾气沉沉,她已然恍然。

  “解释?”

  听到云似的话,顾衍不耐地打断,他大掌而来,直接捏起她的双颊,冷冷一嗤:“你嫌贫爱富,贪慕虚荣,有何好解释?”

  “不,我没有……”

  她从来都没有嫌弃过他什么,当初……

  “你没有?如果没有,那你为何会抛弃我,今日又为何会将自己卖给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男人?”不等云似把话给说完,顾衍就已经厉厉地打断了她。

  云似的脸在瞬间苍白到极致。

  看到顾衍眼眸中的狠戾,她这才意识到,原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策划。

  仅半个月,她的爹爹被扣上谋反的帽子,午门斩首。

  她和娘亲被贬为平民,昔日富门之家,一无所有。

  “顾衍,是你……”

  “你不配叫我的名字!”

  再一次,顾衍打断了她的话,可是这一次,他却狠狠地甩了她一个巴掌,这又何止是打在她的脸上。

  这简直是打在她的心上。

  他曾说过,他最喜欢的便是她喊他“顾衍”时候的模样。

  他说:“云似,你与我注定是要做夫妻,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的。”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结连理枝。

  这是他们曾经许下的山盟海誓,可是因为她爹爹想要将她送给当今的九王,便觉得他这个穷小子是个阻碍,便生生的拆散了他们之间。

  撕拉——

  “我的新婚夫人,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男人无情的话语,带着令人颤抖的冷鸷,直至将她堕入深渊……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