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安城,云氏集团双子星大厦。

  云冉站在顶楼,一袭洁白的婚纱被寒风吹得猎猎作响,小脸更是冻得惨白,嘴唇毫无血色。

  她曾是云氏集团的大小姐,但公司破产父母自尽,她如今债台高筑,只能苟延残喘地活着。

  此刻,她死死地盯着对面大楼大屏幕上直播的新闻,连手中的捧花刺破了手指都浑然不觉。

  “慕总,听说您白手起家创建了慕氏集团,并短短几年迅速发展壮大,前段时间更是打败了曾经非常有名的云氏集团……您认为您获得今天的成功,最应该感谢的是谁呢?”

  女主持笑吟吟地把话筒递向旁边西装革履的男人。

  那是云冉曾经最深爱的男人,更是设计让云氏破产的人,慕以暄。

  慕以暄看向挽着他手臂的女人,柔声道,“我最想感谢的人,也是我最心爱的女人,庄思思。”

  最心爱的女人……

  云冉惨然一笑,喉间涌上腥甜。

  庄思思,她的父亲曾是云氏的董事,慕以暄能吞并云氏,离不开庄思思父亲的里应外合!

  这时,屏幕上的慕以暄恰好看向镜头。

  隔着空间,他与云冉四目相接。

  一眼,即是万年。

  他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

  云冉低头看着手里的捧花,是一捧向日葵,而它的花语,是忠诚,沉默的爱。

  但在这一刻却显得格外讽刺。

  慕以暄曾说过,向日葵花开的时候,会回来娶她。

  然而,她等到的却是他逼得她家破人亡,一无所有。

  她很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听父母的劝,早些看清他的真实面目,反而引狼入室害了父母,害了整个家……

  云冉笑得流出了泪,她一手撕下花瓣,任风吹得四处飘零。

  向日葵不会开在这个季节,而她,也不该再活在这个世界上。

  想着,云冉缓缓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毫不犹豫地向前迈了出去……

  恍惚间,她做了梦。

  梦见十八岁的自己在维也纳的街头向慕以暄表白,梦见即将回国时慕以暄给她的吻,梦见她带慕以暄回家,父母苦口婆心的阻止他们在一起……

  更梦见母亲跳楼自尽前凄厉地控诉着她——

  “云冉,你是云家的罪人!”

  “罪人——!”

  云冉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冷汗浸湿了后背。

  刺鼻的消毒水味和滴滴作响的仪器,提醒着她这里是医院。

  她低头打量着自己苍白的手指,喃喃出声:“我没有死……”

  她还隐约记得昏迷前,有人抓住了她的手。

  还没等她回神过来,就有两个孔武有力的保镖闯进了病房,一左一右地抓住了她的胳膊,生硬地把她从床上扯了下来。“云小姐,我们总裁要见你。”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