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占依,你涉嫌倒卖霍氏的机密文件,按照刑法将被判处两年零三个月的有期徒刑,如果你对本次宣判有任何不不满,可以上诉……”

  占依听着这些严肃而又空洞的词汇,脑袋里空白一片。

  徐徐的转头,看向原告席上的霍少笙,忽而凄然一笑,“霍少笙,如果我跟你说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你信吗?”

  “不信。”没有任何的迟疑,霍少笙就这一个答案。

  他亲自抱着她把她从拍卖馆里送去医院,还让红姐等她醒了带她去把之前签下的协议找出来重新再签一份解约协议,哪怕她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离开了他,他也还是放过了她,还为她善后。

  甚至放过了她肚子里的野种。

  可她不止是偷走了他不小心落在她病房里的机密竟标文件,还居然交到了自己的竞争对手顾以寒的手里。

  占依该死。

  他不会再给她半点的怜悯,绝不。

  占依的身子颤抖了起来,想起顾以寒在警车上对她说过的话,还有明落给她下药时的画面,“霍少笙,是明落,一定是明落,是她在陷害我和顾以寒。”

  “动机呢?”霍少笙冷冷一笑,眼神中全都是嘲讽,“明落救过我三次,身上的疤数也数不清,你要是挑拨离间也换个人说,或许,还有点可信度。”

  占依看向了明落,他就坐在霍少笙的身边,清冷好看的脸上不见一丝波澜。

  哪怕她当着他的面怀疑他,他也一样的不动如山,似乎,他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霍少笙的事情。

  看着他,占依此时就只有一种感觉,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可霍少笙根本不相信她。

  是的,连她也想不出明落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但是顾以寒真的告诉了她,是明落让顾以寒去搭救她的。

  可随即,霍少笙就到了。

  乱了。

  什么都乱了。

  身子一软,她再也站不住了,“法官先生,我是孕妇,我申请缓期执行。”占依的手落在了小腹上,不,她一定要生下宝宝后再说。

  “监狱里也可以生,再说了,你之所以敢做这样的事情,还不就是仗着你是孕妇,想要钻法律的空子不想进监狱吗?这个,起码我霍少笙这里就过不了关。”

  占依的脸色已经是煞白一片,霍少笙这是要往死里整她了。

  “是不是我坐牢了,你就会放过我?”真想肚子里的孩子与他没关,可是她骗不了自己,她根本忘不了他温柔的吻着她时要着她身子时的那一幕幕,曾经那样的温存,如今却是这样的狠戾。

  “生死由命,你在监狱里发生什么,与我无关。”霍少笙轻轻掠过占依满是泪花的小脸,哪怕是哭了,也一样的精致好看,仿佛雨中的莲,更多了一份我见犹怜的美。

  不,他不能再中她的毒了,心一横,霍少笙起身离开了。

  “霍少笙,我没做,我什么也没做,你会后悔的,我恨你。”占依冲着霍少笙的方向嘶喊,可换来的全都是他的无动于衷,冷漠以对。

  他是想放过她的,可是她却不要脸的还想要拿他的机密文件去换钱。

  无耻的女人,从此她怎么样都与他无关。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