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明明是那样的怕他,怕他发现她带走她,可占依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就被那辆兰博基尼吸引了。

  当兰博基尼与宾利擦车而过的刹那,也是不由自主的看向车窗外的那个男人。

  “少笙……”占依低喃,心口一阵绞痛,可随即就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身边的顾以寒,而她为了躲开霍少笙居然就上了顾以寒的车,“停车。”

  “依依,他要把你送到场子里让人轮,如果不是他的人刚刚通知我,现在,你已经在被送去场子的路上了。”顾以寒继续开车,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的人告诉你的?是谁?”原本还想跳车的占依此时全都被顾以寒的话语惊住了,她想知道是谁背叛了霍少笙。

  “他身边最信任的人,你一定想不到的,依依,还是跟我走吧,否则……”

  顾以寒突然间顿住,随即,又骤然间的加快了车速。

  车子飞一样的往前驶去,那速度让占依心跳加速,不明所以的看向倒车镜,这才发现刚刚过去的兰博基尼去而复返,此时正紧追着他们这辆宾利。

  “停车,放我下去。”占依低吼,她第一个想法就是绝对不能让霍少笙发现她在顾以寒的车子里,否则,更加的说不清楚了。

  可什么都来不及了。

  兰博基尼仿佛是一头被刺激到了的野兽,转眼间就追过了宾利,同时一个漂亮的转弯,“咔嚓”一声就横在了马路中央,直接别住了宾利。

  “哐啷”,巨大的惯性让两辆豪车亲吻了。

  占依死死的抓住了车把手,车停的那一刻,从头到脚,全都是冷汗。

  车门开了,有人冲过来把她拖出了宾利,身旁,就是顾以寒。

  “霍少笙,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她怀着你的孩子呢。”顾以寒不屑的骂起了霍少笙。

  “我的孩子?这恐怕是顾少为了保住自己孩子的说辞吧。”霍少笙冷笑,看都不看占依一眼。

  “庭少,果然在这辆车上。”手下从宾利车上拿出一份文件就交到了霍少笙的手中。

  霍少笙接过,骨节分明的指缓缓打开文件,灯光很暗,可是他俊美的容颜还是特别的惹眼。

  占依的心一直在抖,不明白他从顾以寒的车里拿出来的是什么文件。

  须臾,霍少笙拿着文件移前了一步,“占依,你还有什么话说?”

  一种压迫感袭上漫身,想到霍少笙要卖了自己,占依的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少笙,你不要把我送到那样的地方。”她以为他是要找个由头再把她给送到拍卖馆去。

  “啪”,文件直接就拍在了占依的脸上,“我那样对你,你居然又想要害我一次,你就那么喜欢顾以寒,嗯?”长指勾起占依的下颌,让她只能被迫的仰头看他。

  “霍少笙,你又发什么疯,我救依依不过是因为看不惯你……”

  “呵,东西都从你的车里搜出来了,你居然还敢狡辩,明落,把他们两个人一起送进去,我不想再看见他们。”

  “是,少爷。”明落点了点头,“顾先生,占小姐,请。”

  “明落,是不是你?”顾以寒拾起了一张散落在地上的文件,一眼扫到内容时,脸色已经变了。

  文件内容居然是霍少笙明天竟标的企划案,而刚好顾氏也参与了这场竟标。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