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年斯尧瞬间脸色变得严肃道:“我的不就是你嫂子的吗?怎么跟你嫂子说话的?”

  他妈妈赶紧出来打圆场,“对呀!这丫头,说什么话呢?你哥的不就是你嫂子的,一家人还分什么。

  来,来,正好赶趟,饭刚做好,东西放下,洗个手来吃饭。”

  我像以前来的那几次一样,规规矩矩坐在了年斯尧的边上。

  结婚三年,我们回年家老宅的次数,一年也就两趟,除了逢年过节就是奶奶祝寿。

  只是每次去,年斯尧和我给他们的印象都是中规中矩,不好也不坏,也没什么互动。

  公公年靖康动筷后我们才能开吃,年斯尧给我挟菜,比我在娘家的时候还表现得更甚。

  他妹妹年斯兰不满地在那嘀咕着,“又不是没手,哥你挟什么挟?”

  我公公用那张严肃的脸,瞄了一眼他的女儿。

  吓得年斯兰缩了下脖子,立马低头扒饭,再没敢多说半句。

  这边他妈妈李念慈一个劲的夸她儿子,“哎呀,我们家阿尧懂事了,都知道心疼老婆了。”

  他奶奶也在边上,笑咪咪的瞅我,一个劲的唠叨着说:“看来抱重孙有希望了。”

  他奶奶这一说,我筷子上刚挟着菜掉到了桌上。

  “奶奶,看你把我媳妇吓的。”年斯尧嗔怪他奶奶,然后转头跟我说:“老婆,看来我们真得加把劲了。”

  他说完盯着我的脸,想看我有什么反应,他奶奶更是笑得皱纹更深了。

  “哎呀,你听听,你听听,我们家小尧叫起老婆来多动听啊!”

  我赶紧低头扒饭,囧得不行。

  年斯尧在我背上拍了几下,“老婆慢点,又没人跟你抢着吃?”一副体贴入微关心的样子。

  他父亲年靖康看着他,意有所想,不知道这儿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以前也没见他儿子如此殷勤地对老婆好,这一次怎么发现一切都变了?

  吃过饭以后,我公公把我跟年斯尧叫到了书房。

  我们两个都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

  只是我发现年斯尧居然比我还紧张,不过据我所知他是从来不怕他父亲的。

  一进书房没等他爸开口,年斯尧就迫不及待的说了,“爸,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跟洛洛是不会分开的。”

  他爸爸难得对我们笑了一下,那张铁锹一样的脸瞬间好像弯了,一下还真有点不习惯。

  我原本以为,他那张脸不会有别的表情。

  “小洛,你爸爸说你们两个感情好我还不相信,我说非得见过才信,想不到你们两个现在处得这么融洽。

  我们当年定这个三年之约,也只不过是不想让你们受委屈。

  小洛,你愿不愿意跟我家斯尧继续走下去,如果不愿意你跟爸说,哪怕我儿子不同意,我也会帮你的。”

  年斯尧坐不住了,腾的站了起来,“爸,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可是你儿子,你怎么尽把你的儿媳妇往门外推。”

  我公公年靖康无视他儿子的这种埋怨,“小洛,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