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最后诚实的身体累的眼皮重直打架,年斯尧随便在我后背拍两下我就睡着。

  第二天一早睁开眼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是在年斯尧的房中醒来的。

  身体的酸痛立马意识到,这一切是真实的,还好,我放下那颗悬着的心。

  这时他父母打电话来,说让我们晚上去一下年家老宅。

  年斯尧的父亲叫年靖康,是个极其严肃的人,每次看他的脸,我都想知道刀劈下去会不会卷口。

  他的母亲叫李念慈,像她的名字一样,看起来是个慈祥的人。

  他有个八十多岁的奶奶,一直跟他父母住在一起,对他十分宠爱。

  他还有个妹妹叫年斯兰,比我还大两岁,跟我姐姐年纪相仿,也没谈男朋友,跟他的父母住在一起。

  年斯兰曾跟我姐姐比较要好,只是后来我姐姐离开以后,就不知道跟她有没有联系过。

  年斯尧跟我的反应差不多,估计他父母,也是要跟我们讲三年之约的事。

  白天两人各自工作,像昨日一样,我一到店里,他就给我打电话来了。

  今天两人之间似乎共同的话语多了不少,他问我,“到店里了吗?”

  我应了他一声。

  “晚上回去,有没有想过,要怎么跟我父母说?”年斯尧对于这事比我还紧张,生怕我说错了话。

  “你也知道我对付客人挺在行,但是在父母面前,我总是唯命是从,要不也没有我嫁你的事了。”

  我的话可能给他带来了危机,他说:“你父母那是你父母,我父母的话你不必在意,有什么事我来出面。”

  他见我沉默不语,“你是不是又在想趁机提出跟我分手?”

  我心虚地说:“没有,哪有的事。”

  “洛洛,你要记得,你现在是我的人,没有我的允许,不许逃离我的身边。”他换了种我不容置喙的口气。

  “好了,知道了,知道了,我有事先忙了。”我急急忙忙把电话挂了。

  还真以为他自己是霸道总裁,不过想完我又沮丧地低下头,的确他是霸道总裁,我拿他无可奈何。

  他说不放我走,我再怎么想走都走不了。

  下班的时候他和昨天一样,早在门外等我。

  我戏谑他道:“其实总裁也挺空闲的嘛!”

  “再怎么忙,也要顾上你,要不老婆生个心思跑了,上哪哭去。”

  他一说这话,我想到了前晚淌在我身上烫痛肌肤的泪。

  看来他现在心情好多了。

  和他昨天去我家一样,他也事先给我备了几分礼物,打着我的旗号准备到时送给他的父母和他妹妹,还有他的奶奶。

  我们去的时候,天刚刚暗下来,可以说是凑着饭点去的。

  他奶奶似乎有点埋怨,“你这臭小子,也不早点来陪奶奶说会话。”

  他还是跟昨天一样搂着我的肩,一手提着东西。

  他妈妈迎了出来,一脸欣慰。

  “妈,这是洛洛给你们买的,我们平常也不怎么来,算是她的一点孝心。”

  这明正好他妹妹年斯兰出来,“哥你真会说笑,她买的还不是花你的钱。”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