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我再也不想知道了,所以请你放我离开吧!”我哀求他道:“这三年之约也许是个契机,我们都放了彼此吧!”

  我的一再要求离开惹怒了他,“你想不想知道并不重要,我只想让你知道是你们唐家欠我的,你姐姐的情债就你来还,除非我不要你,否则你休想离开我。”

  “你又何必呢?”我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有没有必要,我说了算,看来我得使点手段让你对我喊求饶才行。”年斯尧不怀好意的说。

  我想起昨晚做那事时他说的让我求饶,不觉脸上一红。

  “要不,我们从头开始,从恋爱开始?”我小心翼翼的问他,害怕惹恼他,动那些羞羞的念头。

  “也好,但是你不可以说离开我的话。”他话中的肯定不容我置喙。

  从我妈家回来的时候,才八点多。

  “今天也没计划好,明天我早点回家,我带你去看电影。”

  我有点不敢相信,“你会去那种地方?要不在家看,窝在沙发上也自在。”

  我估计他从没到过那种地方,我也不怎么爱出门,就跟他提了点小建议。

  “也行,要不家里的电视机基本就是摆设。”

  看他在点播院线最近放的电影,我窝在沙发里没事就起身去倒了点饮料,找了点坚果零食。

  他在边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剥着坚果,我瞄了一眼想:看不出他也挺喜欢吃零食的。

  没过一会的功夫,他把手伸了过来。

  我以为他又要拿东西,结果看到,摊开的手里一把剥好的松子。

  “给我的?”问话时内心居然有点感动,还从没人给我剥过坚果。

  “嗯,以后没有做过的事,你可以吩咐我做。”他好像能读到我心中所想。

  “你可是大总裁,我可不敢使唤你,要是让干家政的阿姨们看到会说闲话的。”

  “你还怕人说,我们这三年什么都不做,他们都习惯了,你要觉得别扭,我换几个新家政来。”

  “别,别。”

  我知道,年家给的工钱比一般人家要多一点,到时候知道是因为我的缘故导致他们失业,那还不得怨死我。

  基本上任何一部电影,都会有感情线,剧中接吻滚床单多少会有那么点情节。

  看到电影里接吻的时候,以前一人看还好,现在年斯尧在边上觉得有点尴尬。

  我正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时,发现边上那张脸就放大在我眼皮跟前。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携住了我的唇深吻下来。

  趁换气的档口还不要脸的说:“老婆,接下来他们做什么要不我们跟着他们做?”

  我一把推开他,“看电影呢!没个正经的。”

  “老婆,我发现,你很爱脸红,看来你脸皮很薄。”他用手捏了捏我的脸蛋。

  “是啊,我哪有你年总脸皮厚。”

  “哎呀老婆,他们都爬床上了,要不我们也去。”

  我想一脚把他踹开,没想他早有准备,那只大手抓住了我的脚。

  “第一次发现,老婆的脚这么小。”

  他把脸凑了过来,我赶紧缩回脚,“还没洗澡呢!臭臭的,这你也下得了口。”

  突然他用遥控器把电视机关了,“那好听老婆的,去洗白了。”

  我明明不是那个意思。

  他不由我分说抱着我上了楼,不用说洗白后的结果肯定是吃干抹净。

  相较于昨晚,今天更能体会到两情相悦所带来的欢愉。

  我觉得这就像一个梦,有点不真实。

  他抱着我入睡的时候,虽然很累,就是迟迟不想闭眼,我怕闭上眼明天醒来一切都是假的。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