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我有点不好意思,现在这年头26岁都没有沾过荤碰过男人,说明我是多么落伍。

  在大学里的时候,我们同寝室的,哪个没有男朋友,哪个毕了业还是完璧之身。

  当然我为了不使家人怀疑我的性取向,当时也找了个男朋友。

  虽然没怎么深交,但是感情还是不错的。

  毕业时他回家族公司帮忙管理,我就提出了分手了,因为我当初找他也只是为了帮我打掩护。

  我不爱他我不能耽误了他,我跟他并没有肌肤之亲,就算是有,大学时曾睡在一起的,能最后走到结婚礼堂的也是寥寥无几。

  年斯尧见我半天没有回应,可能忍得有点难受,慢慢的挤了进去。

  我想推开他,可他现在这情形怎容我的反抗,到了狼口的肉狼怎会吐出来。

  他按着我的双肩不让我动弹,等到我适应他的存在,他才开始慢慢动起来。

  他说话的口气都变了,“宝贝,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

  我听着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个面瘫男何时曾说过这种肉麻的话,简直毁三观。

  我的反应估计是又惊又呆,我听到他清晰的嗤笑声,“想不到,我老婆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我居然今天才发现。

  看来是我这个做老公的,没做到位。”

  他故意把“到位”那两字拖了下音,并动了下,更加的深入了下。

  一想到他所谓的到位,就是这身下的存在,我脸一下子像个煮熟了的虾。

  为掩饰那份羞涩,我问他,“你是不是把这室内的温度调高了?”

  年斯尧看了一眼空调上显示的室温,又看了下我的脸,一下明白了,“原来你也会害臊。”

  这几年,他对我没什么表情,我对他基本上也是不冷不热,或许在他眼里我也是个蜡像般的存在。

  突然他低下头,在我唇上啃了一口。

  “专心点。”声音略带低沉。

  我的走神让他很无奈,以为他不够卖力,所以他在那里横冲直撞,没有了先前的温柔。

  像我这个年龄,如果说是果实,那就是熟得过了头,那么他呢?

  我突然有点好奇,在他的晃动中,问他,“你以前有做过没?”

  因为年斯尧在江城的口碑一直很好,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绯闻。

  “男人,怎么可能没女人,如果是没有听说过,那只能说明这男人瞒得好。”他并未对我隐瞒。

  是啊!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跟像我一样不经人事。

  脑子蹦出一个念头,“敢情以前你在别的女人那儿是陪练了。”

  因为我的这句话,我们之间的气氛,似乎融洽了许多。

  “看来你也不是个无趣的人,要不我们以后好好相处吧!”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风驰电掣的带我进入了另一个奇妙的世界,让人有种不穿衣服躲入云中的羞涩与兴奋。

  怪不得那些人都乐此不疲,原来能跟喜欢的人做这种事,会这么欢愉。

  他还没退出我又感觉到了里面的拥挤。

  他缠着我又来了几次?直到我喊求饶他才罢手。

  “以后你要不听话,我就用这招。”

  看着年斯尧得意的脸,我心想,以后,我们还有以后吗?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