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年斯尧这个男人恨我,恨不得抽我的筋,扒我的皮,喝我的血。

  但他又不能那么做,他说不能让我一下子就死了,因为那样太便宜我了。

  虽然我不知道我哪里占了便宜,也许是我结婚以后成了江城霸占姐夫的小姨子。

  可这事当初明明是我父母求我替嫁过来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恨我,每天都莫名其妙地生活在这种仇恨中。

  他问我“为谁守身如玉”,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说是他,他估计也不会信,因为每次他想越雷池我都拒绝了他。

  我爱他,爱了整整13年,我把这份爱藏在心间,对谁都没说过。

  我反问他道:“不是你要为我姐姐守的吗?”

  突然间他伏在我身上不动了,我感觉胸口被什么液体烫到一样。

  他流泪了,这个在我面前天天都摆一面瘫脸的人会哭,我都有点不敢相信。

  我想看下他的脸上有什么表情,刚动了一下他就感觉到了,“别动。”

  声音沙哑低沉,我竟不忍心的用手摸了下他的背,像是一种安抚,轻轻拍了几下。

  “其实我早知道,她离开我的那年就跟别人成婚了。”他像是找人倾诉一样,“你说我是不是傻。”

  “这世上傻的又何止你一人。”我由感而发,想着自己的尴尬处境。

  他身子明显一怔,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我想或许这时跟他说分开是个不错的契机。

  “年斯尧,我们谈谈,我有话对你说。”

  他伏在我身上没动,声音闷闷的,“你说,我听着。”

  “我们分开吧!这三年你累我也累,这婚姻原本也是我父母的意思。”

  “你身上真好闻。”年斯尧猝不及防的那番话,打乱我的心绪。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

  “你们姐妹俩都是无情的人,你姐姐跑了,你以为我会放你走?”

  “你32了,我也26了,我们都没有时间再这样耗下去了,你放我走吧!”

  “如果我没记错,这些年你求了我很多次了,你怎么还那么天真,要放我还会等三年。”

  他站了起来,我以为这次我又逃过一劫时,他抱起了我走向卧室,“看来这几年对你太仁慈了,不留下点印记,估计你又会想着离开我。”

  我在他手上挣扎着,“你不喜欢,就别碰我。”

  他恬不知耻的说:“碰了才知道喜不喜欢。”

  “你受了什么刺激了?”

  “这种心事,只有亲密的人我才会告知她,等你成了我的人我再告诉你。”

  “我不想知道了,你放我下来。”

  他把我扔到了他的床上,“你都问了,我也不好意思不跟你说。”

  他压着我的身子,腾出一只手把室内的温度调高了点。

  他足有一米八几,而我只有一六五,我的反抗根本无济于事。

  我因为害怕眼角流下了泪来。

  他吻上了我的眼角,“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我有瞬间的感动,我何尝不想跟他好好过下去。

  身下尖锐的疼痛感一下惊醒了我,把我从刚走神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你是第一次?”他不可置信的停下了身下的动作。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