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原本心有多雀跃满足的陆余现在就有多痛多冷,陈言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着她的存在是偷窃。

  流泪的陆余就想去摇醒他,跟他大叫!问他到底爱的陆珍的什么?就是她捐献骨髓的善良么?

  陆余刚坐起来,陈言的手机铃声大镇,她愣神的时候铃声已响完一遍。

  等她反应过来去够手机的时候,铃声接连又想起来,睡过去的陈言也被吵醒,陆余回头要跟他说稍等拿给他的时候,眼神还不清明的陈言暴喝:“不要碰!这是陆珍的电话。”

  陆余瑟缩了一下,还是心疼他占了上风,硬着头皮拿了递给他,陈言摁着有些疼的头的接起电话:“喂?珍珍?”

  “陈言啊!你赶紧到晋安医院来,珍珍晕倒住院了,急需输血!医院没有备熊猫血,你带着陆余赶紧来,让她给她姐姐输一下血。”电话那头陆夫人焦急的都破了声。

  “我马上过去”挂了电话的陈言瞬间清醒,捡了衣服往身上套。

  “怎么了?”陆余问,胡乱套好衣服的陈言拿好电话扯着陆余就走,“我没穿衣服。”陆余声音慌张。

  陈言回头看了下衣不蔽体的陆余,心头有些酸涩,一丝丝晃神被医院的陆珍拉回,扯了个床单缠在陆余身上抱着就走。

  “来不及了,珍珍等着输血。”

  跟搬货物一样扔上车,陈言发动车子,到底还是于心不忍,扯扯让他窒息的衣领干涩的说道:“对不起,但是陆珍很危险,拜托你帮一下她。”

  这是一连串事情以来,陈言语言最柔软的一次,后座的陆余空洞的问他:“如果我拒绝,你会停车么?”回应她的是车流疾驰带来的风响。

  “开车要系好安全带。”陆余说完这句就蜷缩在后排座上,仿若自己是车上的坐垫摆设一样。

  这话让陈言方向盘上的手紧握了一下,还是用最快的速度去了自家医院。

  医院院长已经在院门口等着了,陈言为了省时间下车就抱着她直奔陆珍病房。也是在这个病房陆余这么多天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父母。

  “陆余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姐因为你变成这样,你来个医院也不能利利索索的?这是个什么德性?”陆余心痛的头都不敢抬,赤着脚裹着床单低着头站在门口。

  陆珍温温柔柔的说道:“妈,你别这么说陆余,她能来我已经很感激了,幸好我有个妹妹,要不救命时刻我都找不到人,谢谢小余了,”躺着床上楚楚可怜。

  “你别说话了,这么虚弱,你只要好好养身体就行,别的不用管。”陈言坐她身边摆摆手,医院的工作人员带着陆余去采血。

  此时陈言能抬头看一眼,就会知道明明没有生病的陆余看起来比床上的陆珍更孱弱娇小。

  献血血液需要经过处理,陆余孤单单一个人躺上病床等待医护人员采血,陆珍披着衣服虚弱的走了进来,陈言跟陆家父母要跟着,她温温柔柔的跟他们说只是想跟妹妹说点贴心话。

  病房里只有陆余跟采血的两个小护士,陆珍问:“我妹妹需要给我捐献多少血?”。

  “这位小姐体重不过50kg最多不超过两个治疗量,也就是400毫升,但是您贫血严重可能需要三个治疗单位血量,我们医院已经联系了血液中心,您放心好了。”

  陆珍关爱的摸摸陆余头发:“没关系,我妹妹一直很健康,她肯定愿意为我输血,能为我付出这么多,我真的太感激了。”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