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这天过去陆余有一个多周没有再见过陈言,学校请了长期假,那个时候她做好的是婚后会幸福生活的期盼,所以那个时候还是兴高采烈的去跟老师请假的,空的这段时间陆余翻来覆去的想,这些事情也算是冥冥中注定。

  还好她自小就是一个安静呆的住的孩子,冷静的这段时间待在这所房子里,陈言没说这个房子不准她逛,这些时间她就细细的逛了这栋房子,意外找到了一个向阳房间,阳台上有个榻榻米,陆余从书房里摸了一本书,懒散散的躺在这里,像小时候一样幻想,自己是住在玻璃花房的小公主。

  陈言给的那纸协议陆余一直待在身边,抱着那颗疼痛的心脏一笔一划的认真写上了自己名字,明明是笑着,眼泪还是往下掉。

  你看,在有些方面他还是了解自己的,比如说没钱。

  陆余虽然是陆家的小女儿,但是跟平常人家的孩子没什么区别,陆珍身体不好,自小父母就将所有的好东西都捧在她面前,自己小的时候衣服都是陆珍穿剩的。

  陆妈妈说虽然家大业大但是不能铺张浪费,再说陆珍的衣服都很新。陆余要是不说,她班里的同学都不知道她是陆家的小姐。

  上下学都是走下去好远才能搭上公交车,再大一点,陆余就主动申请住校了,陆余性子好,又安静,从来不在这些事情上在意,很豁达。

  所以小时候陈言跟苏锐他们经常找理由带着陆余吃饭买东西,陆余爱上的可能就是因为他待她的温柔与不同。

  “少爷,您回来了啊?”迷糊糊陆余听到家里阿姨的声音,没有理会。

  “不用管我。”陈言醉醺醺的摆摆手上了二楼。“珍珍。。珍珍。。”

  踉跄的上了二楼,睡意朦胧的陆余被身上的湿热惊醒,睁眼是喝醉的陈言“对不起”,喝醉的陈言犹如记忆里温暖温润的当初,苦涩的对不起让陆余心疼的都拧了起来。

  抱着他,想用自己温暖他,两具身体就纠缠在了一起,肉体相触,天生一对般的契合,没有了情绪上的愤恨,陆余第一次在情事上得到了欢愉,被珍视的悸动。

  没有了情绪跟针对,陈言还是那个疼爱自己的大哥哥,青涩的陆余用尽身心的去迎合他,两个人唇齿纠缠,极致欢爱。当他满足的释放自己的时候,陆余心里是被熨帖的烫。

  初尝情事的身子疲惫不堪,陆余还是细心的整理好他,榻榻米太小两个人有些太挤,可是陆余舍不得离开这样温暖的陈言,侧着身子依偎在他的身边,小心的放大了胆子,用脸贴在了他的胸膛上。

  歪着头用手小心的描绘他的眉眼,累极了睡过去的陈言,梦里也在喃喃低语,低微的震动提醒着陆余去关注他的睡语:“珍珍,我爱你,对不起。。。”

  心还是在疼,这让陆余觉得,即使是欢愉也是偷来的。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看见我?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