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发泄过后的陈言没有半分留恋的下床,砸给陆余的是冷冰冰的记得吃药。而不能用欢爱过这个词来形容的陆余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床上。

  沙哑的嗓子喃喃开口:“所以,我只是个糊弄人的幌子,只是替陆珍存放陈太太这个名号的衣物架。”苦涩的泪水连成线的往下掉,“可是陈言哥,那年捐献骨髓的是我啊。。。”

  一分一秒的都不想跟她呆在同一个空间的陈言当然听不见这句话。可在主卧换衣服的时候,陈言莫名想起手上的触感跟那个破布娃娃的景象。

  心里有些异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纠结,这些通通被他归结为从小到大情分的原因,短信响起,点开是陆珍:“今天好了很多,想你。”想到陆珍苍白柔弱的脸和本该是跟陆珍的婚礼毁成这样,愤恨又让他冷起心肠,换好衣服想出门。

  一楼闹哄哄的声音,陈言黑着脸系着袖口下楼:“怎么回事,乱哄哄的,我不是说了这里不准进人么!”“对不起少爷,是表少爷非要上来。”家里的帮佣小声道歉道。

  “小鱼呢!哥!我问你小鱼呢!”苏锐情绪激动的往楼上走,陈言听着这昵称感到万分刺耳,他大概都忘了,最初叫这个昵称的还是他自己。

  整理着自己袖口陈言站在楼梯口开口:“苏锐你长点分寸,她现在是你嫂子。”说完伸手像拂尘一样推开苏锐,苏锐反手握住他领口:“狗屁嫂子!你请柬写的都是陆珍的名字,拿什么嫂子来作践她!陈言你卑鄙!”

  “对,我卑鄙,可就是这个卑鄙的我让她想方设法的爬上我的床!拆散我跟陆珍!或许你可以再耐心等等,等我用够了会考虑给你。”陈言面无表情的吐出冰冷话语。

  “陈言!你真的是瞎了眼!让我带小鱼走!小鱼!小鱼!你出来!”苏锐不顾形象的在楼梯上大喊大叫。

  听到自己从小到大的玩伴儿声音,陆余勉强收拾好自己,压压自己一团乱的头发,想去找苏锐,就在楼梯口听到了陈言对自己的不屑一顾,陆余心凉的有些支撑不住坐在地上。

  陈言懒得跟苏锐纠缠,直接让人叫了保安,往下拖他的时候,苏锐看到坐在楼梯口的陆余,心疼的很,才一天而已,自己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女孩脸苍白的像要透明。

  “正好,圆了你这颗梁山伯的心。”陈言走了几步到陆余面前,毫不怜惜的拎着她胳膊拎起她,“我真是低估了你,什么时候连苏锐都勾搭上,你告诉他,跟他走么?”陆余含着泪的祈求的看着陈言,想让他别说的这么刻薄。

  “说啊!告诉苏锐,你要走么?”陆余泪珠一对儿对儿的往下掉,看着被保安钳着胳膊的苏锐,摇摇头,“说啊!”陈言握着的胳膊更用力,陆余哽咽的说:“不走。。。。”

  “小鱼你认真说,我付出什么代价都会带你走的。”苏锐眼里全是心疼。

  陈言冷笑一声:“好一出梁山伯与祝英台。”工整贴身的西服随着他动作晃动,陈言将陆珍拉到怀里,一点也不在乎的将手伸进她衣服里握住她的丰润,在这么多人前。

  陆余像被雷击一样,难以置信到忘记哭泣。

  被保安挟持的苏锐更是被激怒“陈言你放开她!放开她!放开我!”。

  “送表少爷出去,没我允许不准他上门。”说完像用完的纸张一样扔下陆余,还从口袋里抽出手帕擦手,陆余看着他的动作,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上,心碎的千仓百孔的心跟那根被用完扔掉的手帕一样摇摇晃晃跌跌撞撞的飘落。

  她在问自己:“这么多年,我爱的是谁。。。。。”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