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那天领着闺蜜家人去自己房间看婚纱的幸福准新娘陆珍,推开房门见到的就是自己妹妹跟未婚夫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床上,一声尖叫,晕了过去。

  被惊醒的陆余刚睁眼迎来的就是自己父母的巴掌跟无措,再后来,身体一向娇弱的陆珍出国了,本应该是陆珍的婚礼新娘换成了陆余。

  痛哭的陆余想着自己那时的心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跟陈言睡在陆珍床上,可当时她心情是惊喜跟雀跃的。

  这二十年里她终于要得到一件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还是她的此生挚爱,哪怕这份感情会被唾骂,她却对始作俑者心存感激,因此她没有解释。

  即使本来就对她冷淡的陆父陆母从事情发生再也没跟陆余说过半句话,甚至没有出席今天的婚礼,但是陆余的幸福跟期待没有任何的降低,陈言全部都安排好了,她这一天从醒来就被陈言安排的人穿好婚纱化好妆,像提线木偶一样配合完成。

  就算对陆珍的愧疚铺天盖地,她想的也是哪怕是偷的也请上苍让她再幸福一小会儿一小会。。。

  婚礼很盛大,空前绝后,毕竟这是陈氏集团跟陆氏企业两大财团的联姻,理所当然的豪华盛达,当陆余跟陈言走红地毯的时候。她又犹如是午夜12点的灰姑娘,忐忑、激动、跟期待,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眼前的厚厚的白纱跟所有新婚恋人的都不一样,将脸挡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哭到眼睛红肿的陆余披好衣服拿着协议书去找陈言,想跟他解释。

  光脚踏出门口,她才看见房子里的一切,跟她以前见过的陈家完全不一样,冰冷的样板房,她慌张的跑着去找人,却在地上捡到一封请柬。

  上面写着,新郎:陈言新娘:陆珍

  半开的房门里的才是记忆里的那个温柔包容的陈言:“没关系,你好好养身体,账户里我给你打充足的钱,婚礼?婚礼是你跟我的,纱蔓那么大,没人知道那不是你,珍珍,你才是真正的陈太太,。”

  陆余颓然落地,地板再凉也凉不过人心。

  被惊动的陈言看向她:“陆余你就这么贱么?就这么想被我上?这样都能追出来你还有没有点自尊?那好!我成全你。”摔了电话的陈言眼神里的不屑如同尖刀一样的刺向她,原来他的温柔只能留给陆珍。

  “为什么,你的眼里只能看见姐姐么?”陆余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语。

  “当然!这底下没有比珍珍再善良的女孩,从15岁她不顾身体娇弱为我捐献骨髓开始,我就认定了她!是你毁了这一切,陆余你真是陆珍的亲姐妹么?心思这么恶毒,如果这次犯病珍珍有一丝危险,我一定让你后悔终身!”陈言拎起陆余扔在床上,原本没系好的睡衣四散开来。

  看着陆余漏出来的满满细滑,陈言的讥笑更盛:“陆余,我真是小瞧了你,你真是下足了本钱。”不顾她的挣扎陈言附了上去,在夺取自己爱情的女人身上,陈言没有丝毫保留力度,他就是想用最原始的方式让她痛。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