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前世,就是在这个晚上,杨秀琴以天太晚为由,要在陆家住下来。

  刚结婚,陆亦双也不敢得罪婆婆,就答应了。

  她却没想到,杨秀琴这一住,就住了整整五年。

  陆氏医疗产业庞大,陆宇和元曼纹就是两个空中飞人,很少回家,后来双双被何伟祺和严梦洁害死,杨秀琴就俨然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不仅理直气壮地对所有人颐指气使,后来更是常常拿着陆亦双不能生育的事情来说事,一副何伟祺娶了她,是她天大福分的模样。

  婆媳矛盾越来越激化,当陆亦双意识到该把杨秀琴请回去时,却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甚至到后来,她只要一提让杨秀琴回去,杨秀琴就立刻哭喊撒泼,大骂她不孝,坚决不肯搬。

  这一世,她不会再给杨秀琴这样的机会。

  只是,她这样的话,更是让杨秀琴一愣。

  毕竟在杨秀琴的认知里,何伟祺肯娶这个离过婚又生不出孩子的女人,已经是她陆亦双天大的福分了。可现在,她非但没有把何伟祺伺候好,竟还这样明着暗着赶自己走,她哪来的胆子?

  但初次进陆家,杨秀琴也不好表现得太明显,脸上便稍稍缓和了些:“亦双,我也不想打扰你和伟祺的二人世界。只是伟祺醉成这样,我不放心……”

  “妈是不放心我照顾伟祺吗?”陆亦双抓准时机反问道,“但是,伟祺现在已经跟我组成了新的家庭,照顾他应该是我的事,您说是吗?”

  她这话是拐弯抹角地排挤杨秀琴,这让杨秀琴更加不悦,但又不好反驳,只能想办法另找借口。

  杨秀琴看了看窗外漆黑的夜空,脸上浮现出些许为难:“亦双,现在太晚了,我回家也不方便,就让我住在这里吧。这别墅这么大,我不会打扰到你们的,明天一早我就走。”

  在前世,杨秀琴也是这样跟她说的。

  她的语气分外诚恳而可怜,还带着点哀求的腔调,还真像一个老实的婆婆,在苦苦哀求自己的豪门儿媳妇收留自己一晚。

  可是,陆亦双早已不是前世那个毫无城府的小姑娘了。她脸上浮现出温和的微笑,却毫不留情地反驳她:“妈,不是我不让您住,我这也是为伟祺着想。我跟伟祺结婚,他连婚房都没有,还只能暂住在我家,他已经觉得够丢面子的了。要是您也住进来,外人看到了一定会更加说三道四的……现在的确晚了,我也不放心您自己回去。您等着,我这就打电话给司机,让他过来送您回去。”

  说完,她就一把拿过茶几上的手机打了电话。

  “够了。”这些话,杨秀琴非但一句也听不进去,还彻底点燃了她的怒火,让她再次叫起来,“我不过是想借住一晚而已,又不是想一直住在这里,你有必要说这么多吗?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我现在走就好了!可怜我老婆子,把儿子养这么大,连一天的好房子也没住过……”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