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接下来的一切,跟前世如出一辙——十一点刚过,外面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烂醉如泥的何伟祺,被杨秀琴艰难地扶了进来。

  前世,陆亦双一听到开门声,就立即过去给他们拿拖鞋,跟杨秀琴一起把何伟祺扶进卧室,给他喂醒酒汤,擦身,让他好过一些。

  但现在,她一看到何伟祺那张脸,真恨不得赶紧上去撕烂它,自然没法去服侍他,就生生遏制住了心头的怒火,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

  何伟祺人高马大,杨秀琴身材矮小,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扶进卧室。

  杨秀琴出来后,看到陆亦双悠闲地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不禁心生不满,小声嘟囔着:“现在的女人可真是娇气,老公喝醉了也不知道过来服侍一下。都结婚了,还当自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呢?”

  陆亦双听了,依然没动,还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妈,都说老婆是用来宠的,老公是用来欺负的。今天我也喝了不少酒,他不能来服侍我就算了,还要我去服侍他?”

  陆亦双这话,让杨秀琴怔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虽然说,这陆亦双是陆氏医疗的千金,但却是个离过婚的,还先天不孕。这不能生孩子的女人,跟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有什么区别?她何家虽然不是富贵之家,却也是需要传宗接代,不能无后的。

  因此,当时何伟祺跟她说,他要跟陆亦双结婚时,她是坚决反对的。但何伟祺非常坚定地告诉她,他跟陆亦双的婚姻不会长久,他只是为了得到陆氏医疗,摆脱贫穷才娶她的。一旦他得到陆氏医疗,就会第一时间跟她离婚。而陆亦双只是一个缺乏社会阅历,头脑又简单的女孩,是不会察觉的。

  正因为这样,她才会同意何伟祺娶陆亦双。可现在,这陆亦双如此嚣张跋扈,哪有半点头脑简单的样子?

  可她的儿子观察力一向敏锐,是不会看错的啊。难道,这只是陆亦双的表象?

  “伟祺是为了帮你挡宾客,才会喝成这样的。”杨秀琴没好气地说,“家里还有醒酒汤吗?至少端一碗给你老公喝吧。”

  “有是有。”陆亦双抚了抚额头,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可真不巧,刚刚被我喝完了。”

  上一世,她是把如美给她煮的醒酒汤留下来,给何伟祺喝了。但现在,她不会再这么傻。

  “喝完了就再让人去煮啊!”杨秀琴是个急性子,现在被惹毛,张嘴就叫了起来,“你陆家那么多佣人,难道连个煮醒酒汤的都没有吗?”

  “妈,今天是我和伟祺的新婚之夜。我想要过二人世界,所以让佣人都休假了。”陆亦双理所当然地摊开纤纤玉手,正反翻了一下,“而我还的确是妈口中的,十指不沾阳春水。我不会做饭,更不会做醒酒汤。”

  这番话,陆亦双明着是在告诉她,家里没有醒酒汤,暗着却是在提醒她,她也该回去了。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