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何伟祺的话,直接把陆亦双打进了地狱。

  她看着他们这副嚣张的样子,气得浑身发抖,也不想便宜了他们:“不可能!既然你们这样对我,我才不会这么轻易离婚!何伟祺,只要我一天不签字,你的严梦洁就永远都是为人不齿的小三!”

  “你做梦!”严梦洁在这时,突然打断了她,“陆亦双,现在我手上可有你刚刚被轮奸的照片。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把那些照片都发到网上去,让大家都知道,你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听到这里,陆亦双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她被人轮奸,竟也是严梦洁一手安排,她真是歹毒到了极点!

  严梦洁被陆亦双整整压了五年,因此现在享受死了她这愤怒而绝望的表情,也不遗余力地在她伤痕累累的心头再捅上两刀:“陆亦双,现在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当真以为,当年陆宇和元曼纹的死,都只是意外?”

  陆宇和元曼纹是陆亦双的父母,也是这世上最爱,最宠她的人,他们却在三年前陆续死去。

  难道,他们的死不是意外?那肯定是……

  陆亦双又惊又怒,更是恨得连牙根都在发痒,一口咬破了嘴唇,满嘴鲜血:“你们,你们竟然……”

  她真是悔不当初——当年,为了这所谓的爱情,她舍弃了跟厉擎苍的婚姻,可她得到的却只有背叛和陷阱,甚至连累双亲一起被害死!

  而旁边,何伟祺不仅一言不发,脸上也没有半分惊讶,显然是一早就知道了严梦洁的安排。

  刹那间,陆亦双被无边的仇恨冲得失去了理智,蓦地朝严梦洁扑了过去,伸手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梦洁!”何伟祺心疼得惊呼一声,立即上前分开了她们,并毫不留情地扬手给了陆亦双一巴掌。

  这一巴掌力道很大,随着“啪”地一声,陆亦双尖叫着被打倒在地,身体失去了重心,脑袋重重地撞在了旁边尖锐的床头柜。

  一时间,钻心的刺痛从她后脑勺传过来,大量鲜血涌出,滴落到地板上四散蔓延开来。

  陆亦双皱紧了眉头,却感觉眼前一片模糊,意识正在一点点从她大脑中剥离出去。她的听觉也在慢慢消退,但还是能听到旁边何伟祺和严梦洁受到惊吓的尖叫声——

  “她要是死在这里,我们俩都会脱不了干系的!要不,送她去医院?”

  “你傻啊,要是送她去医院,我们更拖不了干系!这样,我们现在就把她带走,找个隐蔽点的地方埋了……”

  这一刻,陆亦双的心里除了恨,就是无边无际的荒芜和绝望。

  偏偏在这时,她散落在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清脆的儿童歌曲,是她为安安设置的专属铃声,让她蓦地睁开了双眸。

  她已是将死之人,现在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就是安安。如果她能在死前再看一眼安安,或者再听听他的声音,也能够少一点遗憾。

  想到这里,她拼尽全身的力气睁开双眸,颤颤巍巍地伸手,想要去拿手机。

  但就在她的手指即将触碰到手机的刹那,手机却蓦地被严梦洁一把抢走。

  严梦洁看了一眼屏幕上跳动的“安安”二字,又看了看还在垂死挣扎的陆亦双,嘴角的笑容更为阴毒:“陆亦双,原来你还没死啊?是想再听听安安的声音吗?那我告诉你,没门!安安本来就是我的儿子,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等他长大了,也根本不会记得你!”

  说完,她就当着陆亦双的面接了电话:“喂,安安……你找妈妈?她不是你妈妈,而且她已经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从今天起,我才是你的妈妈。”

  此刻,陆亦双的手一直伸向手机的方向,伸得很直,可是无论怎么努力也拿不到手机,听不到安安的声音了。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严梦洁在在误导安安。

  最后,带着无边无际的恨和悔意,陆亦双沉沉地闭上了双眸……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