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墨文学

  窗外浓墨重彩的夜色,黑压压的让人透不过气。

  酒店包房里,衣衫不整的陆亦双紧紧抱着自己,浑身瑟瑟发抖着,残破的身体如同深秋后飘落的枯叶。

  她万万没想到,她只是去医院拿个药而已,却在刚刚碰到一群小混混,把她挟持进车,带到这里,轮奸了她,还拍下了照片。

  她浑身上下都传来刺骨的疼痛,正挣扎着准备站起来,突然,包房门被打开,两个熟悉的身影了进来——她的老公何伟祺,和他表妹严梦洁。

  这一瞬,陆亦双就像碰到了救星般,强忍住双眸里即将流出的泪水,立马跑过去:“伟祺,我刚刚……我……”

  “不用说了,我知道。”何伟祺脸上没有半分惊讶,平静地说道。

  陆亦双正诧异,他却突然从包里抽出一份文件,轻轻往她身上一扔,语气平静:“陆亦双,我们该结束了——签字吧。”

  陆亦双迟疑着将文件拿过来一看,双眸蓦地瞪大——这竟然是离婚协议书。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红着眼问道:“伟祺,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伟祺要跟你离婚,跟我结婚。”旁边,严梦洁脸上显露出分外肆意而阴毒的笑容,“现在,伟祺已经是陆氏医疗的新任总裁,并转移了你们所有的夫妻共同财产,所以你只能净身出户,还是赶紧签了字走吧。”

  今天,严梦洁一袭水蓝色薄纱连衣裙,顺直的黑发披散着,皮肤细嫩白皙,唇红齿白,整个人看起来,一如既往的温婉可人,与现在哭肿双眸,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的她形成了鲜明对比。

  “什么?”陆亦双更加想不通——自从她父母陆续身亡后,她便是陆氏医疗唯一的继承人。因为她身体虚弱,何伟祺便让她在家好好调理,暂管了公司。他接手的时候也跟她承诺过,不会霸占属于她的一分一毫。怎么现在,陆氏医疗却变成他的了?

  她更加震惊于,严梦洁是何伟祺的表妹啊,他们怎么可能会结婚呢?

  严梦洁一脸讽刺地看着她:“这天底下恐怕也只有你这种傻女人,才会真的相信我只是伟祺的表妹,还信了整整五年。事实上,我跟伟祺已经好了五年了,而且就在你的眼皮底下。”

  “不,不可能……”陆亦双猛烈地摇着头,无边的痛楚就像是海上凶猛的浪,让她在溺水之中,飘摇沉浮。

  “怎么不可能?”严梦洁眸里含着得意,“更何况,我们连孩子都生了——安安就是我们的孩子。说起来,我还真要好好谢谢你,养育了安安五年,还治好了他的病,才能让我们腾出手来,把陆氏医疗掌控在手。”

  严梦洁的这番话,对陆亦双来说,无疑就是一个个重磅炸弹落在她心里,把她的心给炸得千疮百孔,寸草不生。

  因为她有先天性排卵障碍,也许这辈子都做不了母亲,婚后婆婆杨秀琴便横竖看她不顺眼。

  直到有一天,何伟祺把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安安抱回来,强硬地跟杨秀琴说,安安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孩子,才终于让杨秀琴闭了嘴。

  当时,她还很很感动,很庆幸她有一个这么维护她的老公,却不曾想,他竟是要她去养育,他跟严梦洁的孩子!

  陆亦双不敢去相信这残忍的事实,她宁愿相信这是何伟祺和严梦洁联手跟她开的大玩笑。她呆滞的目光落在何伟祺身上,声音几近哀求:“伟祺,你告诉我,她说的都是假的,你们是在开玩笑,对不对?”

  “梦洁说的都是真的。”何伟祺说到这里,竟还理直气壮地对她叫,“陆亦双,你以为我跟你结婚的这五年,我很开心是不是?就因为你陆家有几个钱,我就得委曲求全,娶你这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还要委屈我的梦洁,让她一直见不得光?你父母何曾看得起我过?现在,我想要的东西都已经拿到,你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还是赶紧签字离婚吧!”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