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衍冷冷地笑出声:“借你银两是可以,可是依照你现在的能力,你多久还我?”

  这话犹如利刃穿心而过。

  她现在连温饱都成问题,她怕是一辈子都还不起。

  “我……我可以做女红!只要我不死,我一定可以的!顾衍,我求求你了……”

  云似从来都没有这般求过人。

  可顾衍依旧没有半点的心软,甚至是冷嘲道:“云似,你现在这样跟低头摆尾的狗有什么区别?”

  “你有什么资格来找我借银子?我凭什么帮你?”

  顾衍冷冷地甩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云似的心狠狠一痛。

  心底情绪到底是难以暗哑,一瞬间,腥甜灌喉。强压不住,她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可是,她不能倒,不能死!!

  一连几日,云似都在外面找活做。

  因是女子,学堂不需要女师,做女红,人满了,再加上她的绣工和客人要求的有出入,她被拒了。

  可是她现在需要很多很多的银两。

  在无处可去的情况下,她最终来到了长安最大的清凉阁,男人醉生梦死的地方。

  “呀,瞧瞧这肤若凝脂,白里透红的好模样,这要是挂了牌,绝对是咱清凉阁里的头牌啊!”

  老鸨一见她,那目光就落在她身上移不开了。

  云似忍受住她打量的灼灼目光,抿唇道:“我卖艺不卖身。”

  “姑娘,若不是为生活所迫你也不会来我这里。进了我的清凉阁,你还想卖艺不卖身?”老鸨直接嗤了出声。

  这话让云似的脸色瞬间苍白。

  想她堂堂的顾家大小姐,已经为了钱卖了自己一次,她怎么可能还会再卖第二次?

  不可以!

  一旦动了那个念头,那便是万劫不复。

  再说,清凉阁里也有卖艺不卖身的头牌。

  她只需要戴张面具,那么,无人知道她是谁,也传不到顾衍的耳里去。

  “好好好,你想怎样都随你!”

  老鸨见到云似眼中的难色,便应下了她。

  反正,来日方长。

  云似迟早要松口的!!

  ……

  一个时辰后。

  云似就穿上了老鸨丢来的衣服,临时决定,她没有面具,也只好用面纱覆住容颜,便抱琴跟着老鸨到达一个客人的包间内。

  刚到门口,她就听到一个熟悉媚骨的声音,“阿衍,你瞧瞧我,我今日这身衣裙好看不好看呀?”

  阿衍,顾衍?

  云似想要逃,已经来不及了。

  老鸨已经抓着她的手走了进去,她笑嘻嘻的介绍着,“二位客官,这是咱们清凉阁里新来的头牌!今个我让她给你们弹唱助兴!”

  她话音一落,包间里面的人就朝着她看过来,尤其是顾衍那道深邃的视线,看的她更是心口猛然一颤,呼吸顿时发紧。

  倒是离顾衍最近的那个女人,她锐利地盯着她,最后笑开,“呀,这不是咱们的顾家的嫡女吗?”

  她眼中的惊讶,错愕层层闪过,最后讥讽出声,“云似,你什么时候成了清凉阁里的头牌?”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close

解锁本章:0金币/金豆

余额: 0金币 + 0金豆

  • 新人专享
    28
    2800金币 再多送 1000金豆
  • 优惠
    50
    5000金币 再多送 4000金豆
  • 100
    10000金币 再多送 9000金豆
  • 200
    20000金币 再多送 20000金豆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青少年请在家长陪同下充值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close

解锁本章: 0金币/金豆

余额:0金币 + 0金豆

自动订阅下一章 以后不再提示我,自动订阅下一章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青少年请在家长陪同下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