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以暄的目光幽冷,声音更似寒冰:“跪下向我道歉,然后,签下那份合同。”

  云冉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慢慢地朝着慕以暄的方向跪了下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只能死死咬着嘴唇忍住。

  “对不起,请原谅我。”

  这一跪,跪碎了她所有的尊严和骄傲。

  哪怕签下合同,她就要永远背负着本不属于她的债务,但为了妹妹,她也必须得签。

  慕以暄看着云冉签完字的合同,她掉下的一滴泪晕开了墨水,字迹有些模糊不清。

  他眼底的情绪幽深莫测,只冷漠地收起合同:“还债就从现在开始了,你也别再想着自杀,否则,我不敢保证会对你妹妹做什么。”

  ……

  慕以暄给云冉安排的第一份工作,慕宅的佣人。

  见到她,领班的佣人眼神轻蔑,冷冰冰地道,“新来的吗?最好给我老实勤快点,先跟我去见夫人。”

  云冉浑身的血液就此僵住。

  夫人,庄思思。

  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曾经最好的闺蜜。而现在,庄思思是慕以暄的女人,她的仇人。

  “云冉,真是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书房里,庄思思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被迫跪在地上的云冉,眼里的快意掩饰不住。

  她长相很美貌,只是右眼角下有一道细细的疤痕。

  那是十六岁那年,庄思思为了救被绑架的云冉而留下的。

  曾经,云冉以为她们的友情是坚不可摧的,可现在……

  她哑着声音问道:“为什么?”

  庄思思没有回答她,只是抚摸着自己眼角的疤痕说道,“我父亲一辈子都居于你父亲之下,连我也要对你马首是瞻,更为了救你,脸上留了这道疤!甚至还

  因你失去了最爱我的男人!”

  云冉震惊地抬起头,一脸地不敢置信。“你是说,陆北安他……”

  “他死了!”庄思思望着她满脸仇恨:“死在那个雨夜!如果不是因为你那

  晚执意要回安城,他也不会出事!你爸还怕你知道真相太愧疚,谎称他没事,并把你送出了国。”

  “而在我失去挚爱最痛苦的那段时间里,你还在维也纳跟慕以暄恩爱甜蜜!”

  庄思思激动之余摔碎了一个花瓶,飞溅的碎屑瞬间划破了云冉娇嫩的皮肤。

  “不过我要谢谢你,把那么好的一个男人送到我身边。”情绪平复之后,庄思思忽地笑了起来。

  “慕以暄比陆北安好太多了,英俊多金有能力,就连床上也……嫁给他,我就是总裁夫人。”

  她的每一句话都仿佛一把尖锐的刀插在云冉的心上,每一下都鲜血淋漓。

  云冉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心痛无比。

  庄思思却不解恨,冲过来毫不客气地给了她一巴掌,“听好了云冉,我要你生不如死,以弥补对我所有的亏欠!”

  随后,云冉便被佣人拧着耳朵拉推进了卫生间,吩咐要她用手拿抹布把地都擦干。

  为了妹妹云晚,云冉哪怕再不愿,也只能忍下。

  好几层的别墅,她硬生生用手擦,冰冷的水淌过她细嫩的皮肤,没一会就变得通红僵硬。

  庄思思看她像条丧家犬一样狼狈的样子,十分满意地踩着高跟鞋凑过来。

  “想不到,一向高高在上的云大小姐干起活儿来,也有模有样呢,所谓能者多劳,等下就把卫生间都打扫一遍吧,马桶要用手刷才干净哦……”

  她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云冉却只是低头擦着地板,麻木的开口:“庄小姐,地上滑,您先去一旁歇着吧,免得等下摔了。”

  庄思思冷笑一笑,故意在她刚擦过的地方踩了好几脚。

  云冉正擦着地,没想到她突然伸出脚来,通红的手一瞬间就被她踩在脚底。

  她吃痛着下意识将手缩回,却不想身旁的庄思思瞬间朝着后面仰倒下去。

  “啊!”

  云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听到一声暴怒:“你在干什么!”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close

解锁本章:0金币/金豆

余额: 0金币 + 0金豆

  • 新人专享
    28
    2800金币 再多送 1000金豆
  • 优惠
    50
    5000金币 再多送 4000金豆
  • 100
    10000金币 再多送 9000金豆
  • 200
    20000金币 再多送 20000金豆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青少年请在家长陪同下充值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close

解锁本章: 0金币/金豆

余额:0金币 + 0金豆

自动订阅下一章 以后不再提示我,自动订阅下一章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青少年请在家长陪同下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