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燿廷听见,眉峰微扬。

  御龙居,A市最有名的特色川菜馆,味道正宗,远近闻名,据说很多政要名人也常常光顾这间餐厅。

  叶夕以前也来过一两次,不过都是一年前,和爸爸一起……

  想起她喊了20年爸爸的男人,叶夕心情很复杂。

  “想吃什么?辣一点的?尖椒鸡丁怎么样?”霍燿廷自然而然的握住叶夕的手,指了指菜品单上的尖椒鸡丁。

  一双深锁的幽瞳却紧紧锁着叶夕微微暗淡的脸,轻声问。

  叶夕乖巧的点了点头,“我都没问题的,你随意!”

  从民政局出来,她本想回学校去,今天她们中文系有一场历届学姐学长回校分享工作经验的交流会。

  可是他说要一起吃个饭,毕竟她们可是“新婚夫妇”,今天一天都该在一起的。

  她想想也是,所以就答应了。

  反正交流会在晚上七点半,还早!

  霍燿廷拧了下眉头,便点了几个菜。

  等到菜上桌,叶夕才发现,他竟然一下子点了八个菜!

  他们两个人,哪儿吃得完?

  叶夕眨了眨眼看着他,问,“还有其他人要来吗?”

  霍燿廷摇头,给她盘子里夹了一块尖椒鸡,“没有,今天是我们在一起吃的第一顿饭,我不希望被人打扰!”

  他的嗓音轻轻暖暖的,让叶夕有种,他很重视他和她的婚姻!

  歪着头看着他,叶夕笑着说,“那你怎么点这么多菜?”

  “高兴!”霍燿廷扬眉,重瞳即便隔着镜片也挡不住他眸内的璀璨华色。

  叶夕的心,收了收。

  是高兴和她结婚吗?

  这个想法只是冒了个头,便被她压了下去。

  没有忘记,她们今天才认识的事实!

  叶夕没有再说话,低下头一小口一小口啃着尖椒鸡。

  一只手还被他握着,好像一时半会儿也不准备放。

  她也没说他。

  握就握吧!

  霍燿廷唇角牵了牵,真像个体贴的丈夫给她夹菜,看着她辣得嘴红红的,却舍不得停下来,微微失笑。

  给她倒了杯热水,“小馋猫……”

  “嗯……”叶夕接过水就喝,没听得太明白,疑惑的看着他。

  霍燿廷抿唇,“晚上去我那儿?”

  他突然说!

  “咳咳咳咳……”叶夕呛到了,剧烈的咳嗽起来。

  小脸红红的,咳出了眼泪的大眼惊恐的看着他。

  霍燿廷蹙眉,伸手扶着她的背!

  这股咳嗽劲儿渐渐平静,叶夕坐立难安了,看着一桌子的美食也没了胃口,咬着唇,好似要哭了一样。

  霍燿廷黑深的双瞳紧然一缩,面有郁色,沉默的凝着叶夕。

  “我今天,要回学校……”叶夕说完,又一下子闭了嘴儿,有些慌的看着他,耳根儿微红,“那个,我没告诉你,我,还有半年才,才大学毕业……”

  霍燿廷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算是知道了!

  叶夕仔细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似乎不怎么在意,才微微舒了口气,“今晚学校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交流会,中文系每个学生都必须参加。”

  叶夕将“必须”两个字咬得有点重。

  潜台词就是:我今晚不能跟你回家!

  霍燿廷眯了眯眼,忽而便撩唇笑了笑,“几点结束?”

  “……”叶夕心肝一缩,“十点,不对,好像十一……”

  她说着,抽出被他握住的手,有些紧张的摸包包里的手机,“我不是很清楚,我先问问室友。”

  “……”霍燿廷两片薄薄的唇瓣抿了下,“别问了,我突然想起今晚还有些事要处理,可能没时间陪你!”

  叶夕大松了口气,脸上也溢出甜甜的笑,“不用陪我,你的公事要紧!”

  霍燿廷似是而非的笑了笑,那双重瞳好似能穿透人心,看得叶夕一阵心虚。

  吃完饭,霍燿廷送叶夕回学校,在叶夕的要求下,将车停在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的林荫树下。

  叶夕伸手推车门,试了几下都没开,有些疑惑的看着身边的男人。

  霍燿廷也在看她,重瞳暗流涌动,语气却正经严肃,甚至带着厉厉的沉鹜,“叶夕,记住,你现在是我霍燿廷的老婆……”

  说话间,他伸过手,微凉的指,轻抚着叶夕的小脸,“要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懂了吗?”

  最后一句,又分明带着点温柔的蛊惑。

  叶夕却觉得得慌。

  眼前这个男人,好像有很多面。

  冷酷的,邪魅的,温柔的,阴鸷的……

  不过一天而已,他就在她面前变换了各种摸样!

  吸了口气,叶夕乖乖点头,“我不会乱来的!”

  霍燿廷满意一笑,突地倾身过来。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