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燿廷兴味的眯了眯眼,“不用那么久,今儿下午就去!”

  下午?!

  叶夕一愣,“可是今天是……”周六!

  却不等她说完,霍燿廷已经起身大步朝外走了去。

  叶夕睁大了眼,呼吸停了好一会儿。

  才认命的抱着桌子上一堆东西追了出去。

  她得提醒他,今天民政局不上班!

  从民政局出来,叶夕近乎虔诚的捧着“新鲜出炉”的红本本,手抖得不行,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呆滞,大气都不敢出。

  似乎被自己就这么把自己给嫁了惊到了!

  “不走吗?”清迷醇冽的男声飘进耳廓。

  叶夕嗓音啊了声,脸上白阵红阵的看着霍燿廷,呆呆的不说话。

  叶夕本来就长得有点天然呆。

  这会儿子,又一脸萌傻的样子看着霍燿廷,更显得她呆头呆脑的。

  霍燿廷却是微微笑了笑,朝她走了过去。

  强烈的男性气息气势如虹的靠近,叶夕下意识的屏住呼吸,长长的睫毛飞快的扇动了两下,脸颊浮出一团红晕,仍旧傻傻的看着他。

  她的皮肤很白,微微充红的脸颊,如扑了一层天然的胭脂。

  霍燿廷眼镜儿下的墨瞳暗了暗,伸手勾了勾她的耳发。

  他的指尖薄凉,似无意划过她白嫩的耳垂,叶夕却觉得他的手指带了电,从她耳朵上飞速窜起一阵电流,而后过度到四肢五骸。

  让她整个身子都不禁抖了抖。

  “冷?”

  那个“冷”字,几乎是贴着叶夕的耳朵吐出,灼灼的热气,烫得叶夕整个耳朵都红透了!

  叶夕一个机灵,往后退了两步。

  有些慌慌的不敢看他,“不冷,只是……太突然了,像做梦!”

  这婚……结得太突然了!

  虽然她下定决心一个月内把自己嫁出去,可是真到这个时候,她心里反倒有些不能接受了!

  霍燿廷微蹙眉,忽的伸手拿过了她手里的将两人绑在一起的结婚证书,撇嘴道,“这个以后就交给我保管!”

  “啊……”叶夕怪叫一声。

  “啊什么啊?!”霍燿廷邪邪挑了眉梢,特别自然的拉着她往前走。

  掌心被他的大掌暖烘烘的包裹着,很温暖。

  只是……

  叶夕奇奇怪怪的看了他一眼。

  心想,她们今天才刚认识,他怎么可以牵她手……牵得这么自然!

  “你现在是我老婆,很多事情你要尽早习惯,以后不仅是牵手,还有很多,我会和你做的事。”

  霍燿廷像是知道叶夕在想什么。

  扭头朝她邪魅一笑,话藏无限遐想。

  “……”叶夕虽然有点呆,可不代表她傻。

  那句“还会和你做很多事”,仿佛一个小石子扔进了她平静的心湖,瞬间激起千层巨浪。

  脸颊涨红,叶夕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就如他所说的,她们已经是夫妻了,得习惯……

  “接下来去哪儿?”霍燿廷看着她,眉间藏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淡笑,好似心情很好。

  跟刚才在相亲宴给她的第一印象不同。

  那时候的他,有点冷酷,气场很强,一出现整个场面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随着他转动。

  看着他微勾的唇角,叶夕也不禁朝他微微笑了笑。

  她这一笑,霍燿廷却一下子沉了嘴角,眼瞳骤暗,灼灼的盯着叶夕。

  叶夕一愕,有些胆怯,“怎么,怎么了?”

  霍燿廷她径直拉进了怀里,菲薄的双唇吐着热气洒在叶夕扬起的小脸上,“如果我说我现在想吻你……”

  “……”叶夕睁大眼,脸刷的红了个透,小小的唇儿却不自觉抿紧了,好似生怕他突然就吻了下来。

  刚才牵手已经让她有点难以接受了,现在要是再给他亲了,她是万万不能想象的!

  她们才刚认识啊,这样的速度,太快了!

  就算要习惯,也得给她点时间去习惯啊……

  霍燿廷看着她慌乱的摸样,嘴角轻勾了勾,低头在她耳畔吻了下,便拉着她继续走。

  心想,虽然很想亲她的嘴儿,但是想到小姑娘年纪小,终究怕吓着她了,毕竟,在她的小脑袋瓜子,他现在顶多就是一刚刚认识的陌生人,殊不知……

  叶夕半张脸都麻了,咬着唇儿瞪着他,有点小放松,也有点小生气,他怎么还是亲了她呢?

  瞪了他半响,人家也没理她。

  叶夕悻悻然,扭头朝民政局看了看,嘀咕了句:明明是周六啊……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