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甜甜突然感觉全身都动弹不得,不过后脑勺却不停的提醒着她,真特么疼!

  等等,不是摔下楼梯摔死的吗?怎么只会疼后脑勺的?

  全身都好像被束缚住的感觉并不好,而且底下又冷又硬的,实在是不舒服。陈甜甜翻了一个身,砰的一声把头撞到了。

  原本就有些剧痛的脑袋,雪上加霜,疼的更厉害了。

  陈甜甜皱了皱眉,艰难的抬起眼皮,入眼处是雕花的床榻,古董床上还挂着白色的帷幕,整个房间古色古香。

  这应该不是医院吧?哪家医院还有这么豪华的装修吗?

  这一切都太过陌生,陈甜甜挣扎着想要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着不说,就连腿也捆在了一起。

  他喵的,这受了伤的人,居然也有人绑架吗?

  “醒了?”

  “你谁呀?”

  陈甜甜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开口说话的男人,男人居然是长发,穿着古香古色,好像是古代的一个什么富家子弟,身后还跟着一个狗腿子。

  这人坐在桌边的圆凳上,手里还拿着一只玲珑剔透的杯子。

  一看到这只杯子,陈甜甜突然就觉得挺精神了。拖爷爷的福,她对古董还是有些研究的。

  “好东西啊!这杯子质地光洁,一触欲滴,色彩斑斓,宛若琉璃翡翠……这是夜光杯吧!不过……”陈甜甜透过窗外洒下的月光,还能看到杯壁熠熠生辉,他喵的,活了二十几年头,一次见到真品的夜光杯。这回可算是开了眼界了!

  陈甜甜的目光就停在那只夜光杯上,拿着夜光杯的男人渐渐走到了他的床前,眼睛里闪现的光芒实在是让人难受。那种侵略性的目光让陈甜甜非常不适。

  “可惜什么?”

  “可惜这样的宝贝年份太高了,只怕是那些富贵人家用来陪葬用的吧,这种东西用来观赏还差不多,可是要拿来用就有点那个啥了!”

  男人总算是听明白了,一边点头一边回身去把夜光杯放在桌子上。

  陈甜甜又扭动了一下身体,这样动都不能动的感觉,实在是难受。

  眼下这情况想想都知道,大概可能也许是遇上了穿越。上一辈子对流行小说上面的穿越不屑一顾,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流落到这个地步。

  早知道,即使自己心里不屑,也得仔仔细细的看上一两本。也好过现在两眼一抹黑,变成睁眼瞎。

  算了,没时候想这些有的没的,还是想法子脱身吧!

  “我对古董这方面很有研究,要不你把我绳子解开,咱们聊聊呗!”

  这倒是有意思了!他是李家大少爷,在家里算得上是千娇百宠,往日他好色,家里人就会选各种各样的美女送到他床上来,特别是那个面善心苦的继母!想也知道这是捧杀!

  为了迷惑自家继母,他也不挑食的随意睡了几个女人。果然这个县城里,谁都知道他李家大少爷是个贪欢好色之头。

  一般来说,像这样被送过来的女人,要么知道自己一辈子玩完了,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的占多数!还有一种,就是想借由这个机会勾搭上自己,当上李家大少奶奶的女人,自然会不知死活的献宠。

  偏偏面前这一个两者都不是,不但没有寻死觅活,也没有主动勾搭,只是在想尽办法要脱身。

  谁都知道李大少爷心狠手毒,一般伺候过他的女子,没有几个能够完整脱身的。在这县城之中,有着小儿止啼的功效。面前这个女人有着极艳之姿,没想到却如此的大胆。甚至还敢讨价还价,那滋味怎么想怎么销魂。

  李世华嘴角勾着笑,眼神意味深长,既不接受也没有拒绝,他把那个小厮唤了过来问道:“这人是谁送来的呀?”

  “回少爷的话,是神女村的陈家送来的,想用她来换取进咱们族学上学的机会!”

  小四想了想,又解释道:“想要上咱们族学的,好像就是他的兄长陈平安!”

  “哦?那种废物就是进了咱们族学,得到了林老先生的指点,估计连个秀才都考不上,何必浪费了这么个绝色女子呢?”

  李世华眼里尽是不屑,就那么一个酒囊饭袋,怎么可能想得到用这种方法来谋取前程?

  小四憋着笑,小心的解释道:“奈何人家爹不这么想!牺牲一个可有可无的闺女,换来自家儿子的远大前程,怎么想都划算呀,毕竟闺女是别人家的,儿子才是自己的!”

  李世华还没来得及把小四打发出去,身后这个女人就炸了毛:“什么东西嘛?闺女就不是人啊,做了这样的孽就活该断子绝孙!等我出去,一定要废了他的第三条腿!”

  房间里的两个男人觉得下体一凉,不由自主的夹紧大腿。

  “您消消气,别动怒!”那小厮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美美的女人,看去弱不禁风的,居然还有这种魄力。

  “断子绝孙什么的未免太恶毒了,到底是亲爹!”

  我去……!

  我勒个去!

  ……亲爹?……

  陈甜甜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已经不再是那个身手敏捷的警花。她穿越了!然而这穿越过来的处境,实在是让她无语望天。

  这上辈子能做多少坏事,才能摊上这么一个渣爹?

  慢点!自己刚刚这么愤怒彪悍,在这位爷面前表现的如此……。

  这古人都喜欢迁怒,陈甜甜觉得她要是再说下去,倒霉的就是自己了!所以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咱们还是继续说正事吧!看你房间里这摆设,应该是做古董生意的吧,你看难得遇到我这么一个懂行的,要不咱们谈谈呗!”

  “咱们家里是做正经古董生意的不错,可是,这生意我也插不上手,所以留这你似乎也没有别的用处呀!”

  李世华挑眉望着陈甜甜,真想看看这丫头变脸的样子。

  “你是这府上的大少爷,这自家的生意你都插不上手吗?我替都替你着急了,不打算先把这个掌家权夺到手里再说?”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