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郊别墅内的大床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一张偌大结实的床,似乎要被折腾得散架了一般。

  男人身下的女人死死地咬着下唇,一股咸腥味在嘴里蔓延开来。

  她的身体被蹂躏的遍布青紫,胃里翻江倒海,难受极了。

  可尽管被羞辱至此,她的身体却无法抗拒那种熟悉的快感!

  “我要你救人!你却要了她弟弟的命!你怎么会这么歹毒!”

  厉刃更加用力地冲撞了好几下,顾昔浅依旧不说一句话,连呻吟声中,都带着敷衍。

  他厉刃也是从尸体堆里摸爬滚打过的。

  在特警队这些年,哪怕是再恶毒的罪犯只要听到他的名字,都会有点肝儿颤。可他各种手段都用尽了,都不见这女人屈服半分。

  他想不通,这样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怎么会比穷凶极恶的歹徒,还要倔强!

  不!她是一个比歹徒还要恶毒的女人!

  “你说话啊!”厉刃一把抓起她的头发,使劲往后一拽,好像要把她的头皮给拽下来。

  “你杀了我吧。”顾昔浅的语气淡淡的,嘴角还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这让厉刃心中的怒火烧的更加旺盛了,“哼!想死了就去见明扬?你想得美!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别再想见到那个男人,永远都别想!”

  明扬这两个字重重地敲击着她心里那根被绷紧的弦。

  她布满血丝的眼睛怒瞪着面前的男人,身体徒劳地挣扎了几下。

  “你未婚妻弟弟的情况,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她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的实力只手遮天,你杀我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既然你认定是我害死了他,你杀了我啊!”

  厉刃在她的怒吼和剧烈的挣扎中,到达了巅峰,身体得到了释放,

  他稍稍平息后,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捏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和自己对视,“杀了你?不,我不会杀你的,我要你永远留在我身边,折磨你到死!”

  窗外的夜空,像是被人泼了浓墨,化不开的粘稠,把星星和月亮,都挡到了后面,看不到一丝光亮,让人心生绝望。

  他起身,朝一直守在门外的妇人淡淡地说了一句,“朱姨,盯着她把药吃下去。”

  “是!”朱姨眸色冷淡,端着早就已经准备好的避孕药走了进去。

  “我不要吃这个,我不要!”顾昔浅捂着自己的小腹,往后一连退了好几步。

  “这个可就由不得你了!”朱姨是厉家的老人,在厉刃母亲还没有嫁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在厉家了,她一向办事踏实,很得重视。

  所以虽然她只是这个家的佣人,气势却凌厉的很。

  “顾小姐,少爷的耐心是有限的,你要么就过来乖乖的吃了药。要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她话一说完,身后就走出另外两个凶神恶煞的妇人。

  “我要见厉刃,我有话要对他说!”她依旧死死地捂着肚子,双眸怒瞪着面前的三人,手心里的汗珠,出卖了她镇定的神色。

  “少爷说了,不想见你!”朱姨递过手里的药丸,“来吧,顾小姐!”

  思忖了片刻,顾昔浅没有再反抗,接过药丸,先喝了一口水,目光却盯上了门口的位置。

  她再一低头抓起药丸往嘴里一丢,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将站在门口的人撞开,冲了出去,然后将嘴里的药丸吐了出来。

  “赶紧抓住她啊!”朱姨明显没想到顾昔浅灰突然来这么一招,气急败坏的朝另外两个人吼道。

  一时间,顾昔浅被三个人追赶,在奔跑的过程中,本就疼痛的下身,此刻好像快被撕裂一般。

  那扇大门就在不远处!

  快了……就快了,她就快要跑出别墅了……然而就在二楼楼梯口的位置上,她一个没注意,从楼梯处摔了下去……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