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郎官徐大少爷不见了!”

  “有人说今天早上在机场见到他!好像是逃婚了!”

  “啊!那新娘沈家大小姐今日岂不是要颜面扫地?”

  ……

  婚礼后台,新娘沈沫茶坐在梳妆椅上,化妆师站在她的身后,正细心为她整理发型。

  沈沫茶看着镜中美丽装扮的自己,眼泪抑制不住一颗颗落下。

  新婚之日,她的新郎却失踪了!

  对于这一桩双方父母安排的婚事,虽说她没有放下太多的感情,却也早已在心里反复练习了无数遍,从今往后要成为徐家少奶奶。

  徐家大少爷她是见过的,也约会过好几次,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想到原本说得好好的两人,真到了结婚的今日,新郎官却不知所踪,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新郎官的父母刚才来过了,亲自向沈沫茶道歉,并安慰她:“已经加急人马去外头找人,不管费多少力气,五花大绑也要把人绑回来,请沈小姐再多等一会。”

  可对于沈沫茶来说,她的心早已死了一万遍!

  绑回来的男人,算什么?

  婚礼已经推迟了两个小时,婚礼现场早就炸成了锅,而婚礼后台的沈沫茶,还在傻傻的等。

  她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多久,这样毫无希望的等待,让她感觉这一天,比过去任何一天都要漫长。

  门“啪嗒”一声被人从外面拧开,一身深灰色笔挺西服的男子从外头走了进来,沈沫茶正低头发呆,没有瞧见他。

  化妆师率先看见了从外头走进来的男人,正要张口与男人打招呼,男人食指置放在唇中央,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大手轻轻一挥,示意化妆师退下。化妆师会意,安静的退下。

  化妆师走后,男人走到沈沫茶身后,手轻轻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沈沫茶依旧没有发现他,他就这样俯下头,目光专注盯着她细腻的后脖颈,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突然倾下半个身子,薄唇凑近沈沫茶的耳畔,若有似无往她耳朵里吹了一口气。

  沈沫茶感觉耳边湿湿热热,身子一凛,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一抬头,便瞧见了镜子中的男人。

  只见镜中的男人穿着得体的灰色西服,头发剪得极短,气质看起来很是卓然,此时他精壮的身子微微半弯着,正以亲密的姿态贴在她身后,薄唇只差一点点就要贴到她耳朵了。

  沈沫茶下意识弹开身子,刻意的与男人拉开距离。

  她转过头,对上男人深邃的黑眸,一字一字的问:“你是谁?”

  男人看着惊慌失措的沈沫茶,勾着嘴角,低低笑了:“沈小姐,我是你未婚夫的弟弟,也许你该喊我一声二叔。”

  “可我从没有见过你。”沈沫茶语气肯定。

  “可我见过你,且印象深刻。”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嘴角微微翘着,看着她的眼神,诚挚而专注,隐隐带着光芒,“我知道你被你未婚夫抛弃了,现在有一个对我俩都有利的交易,不知沈小姐你有没有兴趣和我谈谈?”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