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回到东海了啊,三年了……”

  云飞扬喝了一杯烈酒,嘴角微微挂起苦涩的微笑。

  三年前,他被逼离开东海,三年后,他又回来了。

  云飞扬微眯着双眼,目光中,竟然微微有些血色,手中的玻璃杯也被捏的有些裂纹。

  已经连续喝了好几杯烈酒了,不过,云飞扬却有些兴奋。

  砰!

  这时候,一个醉醺醺的女孩子直接撞进了云飞扬的怀里,好在云飞扬眼疾手快,一把将女孩子给搂住了。

  香风软玉入怀,云飞扬不禁地有些心猿意马。

  胳膊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触感,再加上女孩子身上的淡淡清香,不由地让云飞扬心旷神怡。

  “小子,给老子滚,别打扰老子泡妞!”

  这时候,一道非常嚣张的声音响了过来,伴随着两个染着黄毛的流氓脸上挂着令人恶心的笑容,走了上来。

  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一个人喝醉了,相信任何一个对她有想法的男人都不会放过的?

  这些黄毛就是那种人,专门来捡喝醉的女孩子。

  而且眼前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就是个吊死一个,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衬衫,最令人无语的是,书包竟然破了一个洞,上面还有一个补丁。

  这个人想要打扰他们泡妞?简直笑话。

  “救我……”

  女孩子呢喃的声音传了过来,在配上淡淡的倩影,让云飞扬有些心动。

  得了,这个护花使者当定了。

  “给你们个忠告,最好离我远一点儿,我今天心情不太好!很需要发泄。”

  云飞扬抿了一口酒,盯着眼前的两个黄毛。

  “跟老子耍横?草泥马的!”

  黄毛怪叫一声,直接冲了上来。

  “不知好歹。”

  对付这种混混,云飞扬都不用动手。

  随便一脚,云飞扬直接踢中了黄毛的要害部位,黄毛顿时怪叫着跪了下来。

  “啊!!”

  “敢伤我兄弟?”

  另外一个黄毛也冲了上来,云飞扬直接将手中的酒杯扔了出去。

  酒杯划过一个小小的弧线,准确地击中了黄毛的脸上。

  啪!

  酒杯碎片四溅,黄毛的脸也四处开花。

  “啊!疼死老子了!”

  黄毛捂着脸大叫道。

  “这是打烂东西的钱,不用找了。”

  云飞扬扔下了几百块钱,扶着女孩子走出了酒吧。

  酒吧外。

  云飞扬不由地打量着这个女子。

  玲珑的曲线,绝美的容颜,绝对的女神!

  “姑娘……你没事吧?”

  云飞扬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他脸色微红,似乎被人给下药了。

  尤其是眼神,非常地迷离,让人忍不住陷进去。

  同时,她全身都靠在云飞扬的身上,伴随着清香,让云飞扬不禁地有些沉醉。

  苏芷玉现在的意识也有些不太清醒,而且身体也是莫名地烦躁,尤其是旁边这个男人身上传来的淡淡男子气息,更是让她胸口很闷。

  “带我去酒店,快!”

  苏芷玉声音发软。

  虾米?

  云飞扬一愣,怎么还有这种好事的吗?

  刚见面就带哥去酒店?也太快了点儿吧?

  不过这节奏,哥喜欢……

  不过话说回来,这算是从酒吧捡来的老婆吗?

  “这……”

  但是,云飞扬话还没有说完,苏芷玉直接扑了上来,嘤咛一声,吻了上来。

  吓……

  “我说……咱们先说清楚……”

  推开。

  扑上来了……

  又推开,又扑上来了……

  “我就这么让你嫌弃吗?”

  这时候,苏芷玉睁着朦胧的双眸,软软地盯着云飞扬,幽怨的声音,直接让云飞扬的融化了。

  这是你自找的。

  怪不得我了。

  开房去……

  ……

  云飞扬睁开眼。

  头好疼。

  昨天看来真是喝多了。

  云飞扬扶着脑袋,头疼欲裂。伸手随意搭在旁边,云飞扬顿时心里一惊。

  软软的,是个活人。

  顾不上头疼了,云飞扬扭过头,只见自己的身边,躺着一个只盖着一层薄衫的女孩子。

  雪白的肌肤,纤巧的琼鼻,此时女孩子头发微微凌乱。

  正是昨天晚上的女孩子。

  难道?

  要负责吗?

  负责什么?昨天明明是姑娘自己先凑上来了。

  “喂,喂,醒一醒!”

  云飞扬推了推女孩子,试探性地问道。

  可就在这时,女孩子身体忽然动了一下,呓语着睁开了眼睛。

  齐耳头发随意地披在肩头,缓缓地撑起身子,玲珑的曲线,虽然睡意朦胧,但是难掩绝色。

  慵懒的双眸深情地望着云飞扬,如水一般的温柔眼神,差点儿让云飞扬陷了进去。

  “看你的表情,难道还委屈了你?”

  苏芷玉声音清冷,一扫醉酒时候的那种媚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女总裁一般的冷艳高贵,仿佛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

  “恩,有点儿委屈……”

  谁知,云飞扬扁扁嘴,一副仿佛自己被占了便宜一样。

  “你……你你……”

  苏芷玉顿时气结,作为女总裁,而且还是漂亮的女总裁,这简直就是被鄙视了。

  “滚开!”

  苏芷玉直接一脚将云飞扬给踹下床去。

  “喂喂喂,你干嘛踹我?”

  “别过头去!”

  苏芷玉冷冷地对云飞扬发号施令,强势的性格展露无疑。

  “为什么要转过头去?”

  云飞扬问道。

  “我要换衣服!你说为什么?”

  苏芷玉俏脸微红,在配上冷冷的神色,冷艳女总裁的气质展露无疑。

  “看看又怎么了?”

  “闭嘴!”

  苏芷玉红着脸冷冷说道,这个人简直没个正经,真是令人讨厌!

  “嘿嘿,昨天咱们都喝多了,要不我们现在再好好感受一下?”

  云飞扬笑得很邪恶,作势就要扑上来。

  “你敢?”

  苏芷玉冷冷地从包中取出了一把水果刀。

  “喂喂喂,昨天可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

  “妹子,有话我们好好说,别动刀子!”

  “你要是再敢上来,我一定切了你,看看你年轮!”

  苏芷玉还作势挥舞了一下。

  我擦!

  云飞扬连忙跳开了。

  好好地动什么刀子?

  还切了看年轮,你以为哥的是大树吗?

  “好好好,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冲动。”

  云飞扬夹着腿,生怕别人给切了那年轮。

  “扭过头去!我要穿衣服。”

  苏芷玉伸着刀子,雪腻的手臂露在外面,虽然撩人,但也危险吓人。

  得了,人家手中有刀,不得不听人家的。

  虽然不情愿,云飞扬还是扭过头去。

  “好了。”

  云飞扬扭过头的时候,苏芷玉正在穿外套。

  昨天的时候,云飞扬喝得有些大,没有好好地欣赏这个女孩子的身材,现在,云飞扬不由地给苏芷玉点个赞。

  上身是干净的白衬衫OL装,小西装,更是包裹不住苏芷玉身材,让人不由地想入非非。

  干练地穿戴上衣服,苏芷玉拉开包包,直接从里面取出了一叠钱,仍在了床上。

  “这里的钱最起码有两千块,算是昨天晚上给你的报酬。”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